戏与台

戏子在台上,都来个浓妆艳抹,都来个粉墨登场,唱出个倾人城,倾人国。戏台古时又称做万年台,台上的戏子换了一班又一班,不变的唯有戏台而已,戏台看多了贵妃的傲人娇贵,自然生出奢华贵气来,总在点点微微之处,露出它的尊容,不谄不媚,自然高贵,如同爱着许公子的白素贞,爱着台上咿咿呀呀的青衣花旦。

当然,爱着万年戏台的也只有戏子而已,来往的客商闲人不过借着戏台的方便,瞧瞧那些戏子的表演罢,说到底,戏台没有在人的眼中留下“真”来。倒是戏子,戏台是他梦中的香格里拉,只有在戏台上才能显出自身的价值来。

戏子们费个千辛与万苦,用尽浮华,搏个看客的赏来。这赏倒不全指钱,是真心的赏许,是为美而赏,同时也为戏台讨赏,它也是出了力的。万年台看清的是戏子的心,戏子也懂戏台的心。这种契合是这两种截然不同人与物的交汇点。戏子,戏台终究是有这种默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