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日记

我喜欢天南地北地走,对,就是走!双脚完全贴紧在大地上,一步一步地走。我不会有其它的交通工具,因为我是旅人,赤赤裸裸,真真切切的旅人。

第一次路途是去城镇东南部的铁路边。那条铁路已经荒废多少年了吧?具体我不太清楚,反正看它那锈迹斑斑的铁块已经完全变得不能再破败了,大风吹来,似有成为铁砂被吹走的危险。周围没有人,看得见的只有铁路及百米开外一排随铁路方向延伸的树林。有点绿,但又不是绿得很显眼,因为周遭比它更加出彩吧。记得有条河,对,就是有河。就在远处,具体在哪里呢?我绞尽脑汁地想。

“在右边的方向吧?!可能吧…..大概……可是又……管他的。反正有河就对了。河水正沿着铁路方向流。”

河里有成群结队的沙鱼,对,不是什么别的玩意儿,就是沙鱼!我路过岸边,还差点咬到我哩。嗯,庆幸是躲开了。我继续一步一步地走,一会儿跳上铁轨上,一会儿回到岸边走,我得特小心地走,那铁轨太不坚固了,脆生生的,吱吱地响,就像走在雪地上。河边时,我总是走得快些,到底是沙鱼啊,几次都差点咬到我的鼻子!我对沙鱼摆摆手,示意叫它们不要想再来咬我了。因为我倒是有点饿了,保不定就想吃点食物来填饱肚子,还保不定想要喝点滋味鲜美的沙鱼汤。要说为什么?因为我是旅人吧!旅人总是不带任何东西出发的,包括衣服鞋子。虽说如此,衣物我还是保留了一套,毕竟在我成为旅人之后还保留了点羞耻心。

我继续沿着铁轨走,走了好些天。日子有多久了,不知道,或许很久了吧!但似乎又没有过多久,毕竟旅人的时间是无限的。有多长,有多久?我并不想费脑细胞去思考这类无聊的事。旅人的世界是不需要这些束缚自己的东西。因为他已经是世界的异常了。

旅人的世界没有理性,只有情感,他们因为情感做出一切符合其情感的行为。我们在高兴的时候愿意飞起来,飞到非洲看沙漠,飞到南极看企鹅,飞到东非大裂谷看日出,看小动物起床出动,看河流奔腾入海,看夕阳西下,万籁寂静,寒冷清凄。想到哪儿去哪儿,想去自己想去的一切地方,哪怕是搓一缕上帝的秀发,上帝也是女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