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半而伤

       现在的我,有时陷入一种突如其来的失落。一种难以言表的失落情感。人们都说,这个世界真的很残酷,我真的信了。因为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有的人,生来高等。他们需要付出的努力,是同龄人的几分之一,百分之一也说不定。但是他们取得的成就却是别人企及的高度。或许人真的生而不等,就如叛逆的鲁鲁修里君临世界的帝王所言。如果人真的平等,那世界才是真正可悲的,因为只有平等,那人人只能收获同样的幸福。无论你付出努力是多还是少。所以人不平等才是人类的仅存无可剥夺的幸福。

       中学时候,我总是很欣赏努力的学生,因为努力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绝妙品质。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附属品,相反,我很疏远那些极具天赋的人才。因为在我的狭小圈子里,他们往往是自负的存在。我不喜与他们在一起,同样这样的我,也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

       但是,努力真的不会欺骗人吗?或许不然,或许冠冕堂皇的努力,背后却是自我满足的邪恶笑容。人,真正应该敬畏的不是外人,应该是自己。因为自己内心绝对存在这自我,这个自我总是让我们自以为。自以为已经努力了,自以为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这些自我总是阻挡着我们。相反,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敌人的。只有暂时的利益冲突而已。

       大学这个被我誉为青春坟墓的地方,的确是锻炼强者的地方。只有强者才能克制自我,让自己得到升华。而安然躺在坟墓里的那部分人当然没有能从土里挣扎出来的所谓强者的人更具魄力。这是当然,但不是绝对的。强者是强者,而不是应该强所以强。我希望我不会成为后者。

       我从小以为我便是强者,因为我听老师的话,敬畏着聆听老师的教诲。不去网吧,不去游戏场所,不忘记交代的家庭作业。这些都使我深深地相信,我便是强者,是应该成为人上人的人。但是小学升学考试,我失败了。看着被人的成绩单与奖学金,我恍然大悟,原来我并不是强者。强者是那些人群,那里的确没有我。所以,我放弃了强者,过上了中庸的生活。不偏不倚。内心深处有深深的自卑感。不幸的是,我的中学一直处在这种自卑感之中。因为没有发生一件足以撼动我自卑心的事情。相反,越来越多的事情,让我越来越自卑。无论是没有任何炫耀之处的家庭,还是没有拔尖的成绩。父母的教诲,总感觉扼住我的咽喉。传统的家庭教育总是这样,父母为我受伤,然后给我们示意受伤的地方,正色说道:“这是为你受的伤,你不努力,对得起我吗?”—不幸的是,我总感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不能说这样的教育有多么不好,父母赋予我们生命,是我一辈子应该记住的恩德。但是这样的教育让我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我本以为,所有的一切在大学里都将改变。但是直到我从菜鸟即将进化成老鸟,我都没有实质改变这种现状。

       你以为你变了吗?不,还没有。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无可辩驳的事实。
打开用了几年的网盘,曾将想学的软件,直到现在依然不会。细数流年,已经是四年之前的事了。苦笑一声,我改变了吗?不,的确还没有。这一切都没有改变,但是这一切必须要改变。原谅自己的失败,或许才是自我升华的第一步。
毕竟漩涡鸣人,真正驾驭九尾力量的第一步就是接受黑暗的自我。

      这篇文章,不谈目标,不说方法。写给我看,不给你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