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线,请留言

好久没和朋友坐下聊天了,远离家乡在外读书的阿强如此感叹道。旁边的尔萨没有接过这句话继续下去。他俩都用深深的沉默代替了语言,代替了内心翻滚的倾诉。

阿强是个要强的人,离开家时,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他告诉自己,男儿要志在四方,现在的分别只是为了更好的回归。所以,他没有多回头看一眼他年迈的父母。只是一个人背个包拖着行李箱独自坐上了离别的长途汽车。读的大学不算太远,几百公里的距离也还是很容易跨越,但阿强从不在节假日往家里赶。一则怕花钱,二则怕自己脆弱下去,怕放不下对家里的牵挂。他总想家里,父亲是否还在继续为养家奔波,是否还在承受病疾的折磨?母亲是否身体好一点,能够让自己过的舒坦些了呢?还有很多事值得牵挂,但是阿强都努力让自己不牵挂得太深。所以,他不想知道家里的事情,因为多一分熟悉,便多一分心急与无奈。他正过着大学的生活,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激动感觉,习惯导致麻木。一切都是了了而已,生活死水一般。直到遇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