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木里

8月1日出发,从邻水与王聪一道出发去广安,一下车直奔火车站,坐上前往成都的动车,车费87每人由我先行垫付。到成都后,他的两位大学同学迟迟没有露面。由于饥饿在火车站旁边吃了一碗面条,十元每碗,难吃又少,没吃饱。出门给这家黑店拍了一张照片,服务态度差得令人发指,以后再也不会图方便在火车站旁边吃饭了,简直是恶劣的回忆。

吃完面条,因为离火车发车还早就商议去附近的公园或者免费景点休息观赏,一开始选择了荷花池,但是没有找到,就此作罢。在手机上搜索到一个叫做升仙湖的公园,骑小黄车过去的。一路有繁华有偏僻的地段,花了不少时间才到达。环境一般,没什么特别的公园。只记得蝉鸣声特别大,刺得耳朵疼。水面还好,不是特别浑浊的那种。

歇息了一阵,寻厕所无果决定返回车站。一路上成都交通混乱有目共睹,太乱了。摩托车,自行车横穿直撞,吓死人了。自行车骑行很累,可能这个车的设计就是不适用于长途骑行吧。到了火车站,进超市买了一点吃的,一瓶水,一袋饼干,一听八宝粥,一根火腿肠,共花了10多块钱,巨贵。王聪花了25元,也很贵。火车站的经济特别发达,已经算是发达国家的水平了。以后买东西远离火车站,一定。

买完东西终于见到了王聪的两位大学同学,一位唐美丽华,一位李猛。唐美性格乐观,人很nice;李猛性格跟高中同学熊鑫相似,退堂鼓乡思维活跃,但是还行,一般。取完车票进去候车,聊了一会儿。之后乘火车前往西昌。火车上三个人玩了一会儿牌,之后各自开始玩手机和睡觉。终于凌晨2点多到达西昌。绕过拥挤的各类人物,我们在路边问了下出租车司机价格,第一辆没成,第二辆司机同意打表。送我们到之前订的酒店,酒店房间还不错,重要还是很便宜的那种。一个房间睡两个人,79元每间。我和王聪一个房间,其余两人一个房间。唐美房间有异味且洗澡水不够大。洗完澡之后把衣服搓了搓,放在空调底下挂好,希望能在第二天晾干,结果第二天没干,可能是空调的问题。之后,睡觉。

第二天一早,大概八点多,我起床之后叫唐美和李猛起床。洗漱之后大概9点左右,等待大家准备好之后大概9点20。出门右转,走了一百多米,发现一家小笼包铺子。进去坐定,他们三人均是一笼小笼包,我看面条不错就吃的面条,事实证明确实不错,很好吃。包子还行,一般般吧。唐美认定送的辣椒特别好吃,他乐观得可怕。李猛没有选稀饭而是点了一杯豆浆。吃得还行,出门左转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出门了。先是准备去最近的景点,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手机上看位置不是很远,就决定走路过去。走了好一会儿,路边的少数人家特色看着还不错,跟邻水街道还是有区别的。所以还行。到了西昌卫星发射点时,发现有解放军驻守,问了下不能进。解放军给我敬礼时还傻逼似的不自觉回敬了一个礼,我也是醉了。王聪想挑这个事,没搭理他。没办法,在旁边站了会儿,发现旁边有个干部学校,可能是给这个地区工作的工作人员子女上学的地方。没办法进去,只好倒头回去,在路上才发现,来错了地方。供人参观的景点远在几十公里之外,走错了地方。。之后吃了忒不好吃的午饭,前往下一个景点,西昌邛海。坐公交车过去的,不是很远但是人还是在公交车上睡着了。下车看见邛海还是禁不住被惊艳了一阵,好多好多的水呀。还有很多船在上面航行。风景也很不错。我们几个绕着它走了一阵,我还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差点上去搭讪。我们做了一会儿船,每人30块,漂了一会儿就回来了,不值得。船上一起的还有要到泸沽湖玩的游客,其实少有交谈。上岸后,几个人摇摆不定,矛盾凸显。李猛一直闹着要去螺髻山,后来又说爬庐山。结果最后他不愿意去。王聪想找个地方游泳,我拒绝了,唐美也拒绝了。之后没办法,决定回去。坐车到西昌客运中心,看了看去木里的票源。大家都举棋不定。我在手机上订了一家宾馆,走路过去的。开始说是没房,后来又走过去订了两间。环境没有第一家宾馆好,但是还是将就了,价格便宜每间80。安顿好了之后,在网上订了烧烤,准备出去大吃一顿。结果到达地点,发现昨天全城清理露天烧烤。只好打道回府,转悠了一圈,终于在一家南充人开的肥肠店点了东西吃,菜品还不错,价格稍贵,毕竟服务员长得挺好看,店主服务挺热情的,所以还是很值。一家人开的店,老爷爷都在招揽顾客。之后回到跟着地图回到宾馆。带了点水果,李猛一个人出去理发,花了9块8,听说是打折。之后我们在宾馆吃水果看电视,之后唐美王聪算起帐来,第一二天花了四百块左右,大家心情复杂。之后王聪李猛主张先去泸沽湖,再去木里。唐美开始跟我一个战线,后决定倒戈。我一个人能无奈,只好跟他们一起先去泸沽湖。

泸沽湖车费,每人一百块。八点50多出发,折腾一天下午三点多才到景区。买票进去,王聪没有带学生证,买的全票,一百块。他心情很复杂,不好拆穿他。到达景区客运站,拉客的司机很多。他们随便找了一个司机,准备啦我们去湖边宾馆,我主动询问民宿之类的。司机懂了,拉我们去了他兄弟开的客栈。100块四个人一晚,很便宜。晚饭每人20块,菜品不错,味道一般分量很足。开始以为是四个人二十,吃得很开心,结果最后一天结账才发现是每个人20块,瞬间有被坑的意思。不过菜确实不错,不可能这么便宜,是我们太天真了,我们的错。吃过晚饭,我们到门口的新修的观景长途木道休息观赏,环境不错,天气清爽有点偏冷,王聪短袖,唐美短裤西装上衣加持,略显奇葩。不过玩得还不错。之后晚上参加了一场商业化的篝火晚会,看见一个出众一点的美女,长得都很高挑。跳舞玩得很嗨,总之这30块钱还是挺值得的,毕竟开心嘛。之后搭客栈司机的车会客栈,准备睡觉。

第二天,八点多,包司机的车环湖,260一趟,每人65块。开始没吃早饭,又送到县城等我们吃早饭。之后正式启程,景点还行商业化太重,自然风景很不错。其中看了草花,走婚桥。坐了猪槽船,每人八十。途中在湖中游了一会儿泳,水很凉看着很干净。途中太阳出来,一扫早晨的阴郁天气。我们坐船早,包含司机5个人,自己划船。脱了鞋坐在船舷拍水而过,引得周围拥挤船只的艳羡目光,很是自得。之后临近中午,叫司机带我们去吃饭,在泸沽湖镇上吃饭,很贵,但是味道确实还不错。 之后我们去了里格观景台,周围邀请我们坐船的络绎不绝,我们一一婉拒。走错了路,从小道上爬上去到达公路。风景真的很不错,看到了很多在电影大片里才能看到的视角,还是很不错的。逛完里格观景台就已经很疲乏,审美疲劳,有点昏昏沉沉想睡觉。他们几个还是有点疲劳,瞎拍了些照片就准备回客栈了。回客栈他们三个开黑玩王者荣耀。之后吃了一顿饭,就继续休息。我和唐美,用房东家破电脑看春风十里不润11到15集,还不错。王聪李猛因为玩游戏太卡,不很待见我们。遭到我的言语打击,他们有点说不过我,有些恼羞成怒。之后算账花销之后他们决议回西昌,我只好与他们分道扬镳。进行我的木里之行。

我们四个乘一辆大巴车,我在盐源下车,他们继续走,可能不会再见面了。下车后。跟着手机地图。找到盐源客运站,又破又烂。周围的街道不知道是不是大规模整修的原因,太破烂太肮脏,周围围着坐的人很多,可能是等待工作的人。没资格管他们,在10点56分到达,买了一张车票到木里,11点整上车,抽时间上了一次厕所,跑着去的。之后欣赏着壮观的风景,碰巧坐在去年去木里的同一个位置,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面选择的那个位置。看着和去年大致一样的风景。思绪很乱,思考了很多。都是乱七八糟的。岁岁年年人不同,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下午一点多到达木里,住进了华泰宾馆单人间,单人间环境一般,彻底洗了一个澡。之后找次茸祝玛出来玩。见了面感觉很生疏,肚子疼就回宾馆玩手机了,感觉很孤独,举目无亲的感觉。玩了很久的手机,关上了窗帘,不知外面天气,不知白昼黑夜。期间遇上了下山开房洗澡的今年的老师,王龙老师和巢宇老师,乱联系了一阵还是没有找到一起上山的伙伴。还遇到了降初祝玛,降初的淳朴让我很感动,真是很幸运。之后睡觉,等待第二天。

一觉起来,出门吃了碗羊杂面,味道还行,偏贵。之后遇到海子计划的学生,拉着问了几句。学生告诉我旁边里的两位女生就是今年的老师,她们俩要上长孩子去,我就过去找她们攀谈,可能是我没有注意言辞,没有表明身份,导致她俩以为我是骗子,等我去宾馆退房之后回来就再也找不到她俩的身影,我也是心累。之后与降初会合,她告诉我小祝玛不去了,上山的只有我和她。我最后心累了,只好听她的意见,坐了面包车到半道上去搭顺风车。一开始还闹了点乌龙。之后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一辆愿意带我们的车,但是司机并不是特别顺路,走了三分之一将我们放下,我们顶着超大的太阳走了一会儿,在路边休息。终于又让我们等到一辆车,车满身都是泥水,是一个彝族的司机(??会说彝语藏语?)车徐徐在山间环绕,为了避让一群猪,不知怎的车子的轮胎破了,一直漏气。在半路下山换了备胎,之后继续前进,由于到了午饭点,他请我们吃了一桶康师傅泡面。是在一个半山间的仅有两间木屋,管理的是一个老爷爷,年龄应该不小,很健谈。在山间买泡面为生,卖的价格四块一桶,好想赚不到钱,只是给我们图个方便。降初还拿出自己家的腊肉给我们品尝,味道很不错,很香,但是有点硬。吃饭泡面决定继续前进。越到山上越觉得凉快。最后终于在一个岔路口将我们放下,我们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达支教营地。中途下起了毛毛雨,后面越下越大,有点冷了。大雄发消息问我到哪儿了,我拍了一张图片发给他,他迟迟等不到我,又发消息问我坐的什么车,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到达?我告诉他我走路来的,他很惊讶说不信。我叫他来接我,没想到他还真来了。冷雨中出现一个带着草帽的身影,很熟悉。多远都开始说话,我也搭了上去。他告诉我,大家都在等我一块去爬山,很开心放下东西上个厕所就去追赶大部队了。看见戴老师心情还是很开心的。爬山很累,可能是高原的环境缘故,真的超级累,幸亏我身体底子还不错。遇见了很多新老师,都很友好。

第一个认识的是叫梁君士的在上海读书的小伙子,超级爱拍照,长得挺帅的。大雄常常给他拍照,真是太爱拍照了。都这种人有点无语。。。。爬山很累,湿地很难过,鞋子都给陷进去了,好多泥巴。看到康坞大寺,很壮观。进去参拜,了解了不少东西,看见了王次尔,他给我们介绍了很多东西,还不错。之后我们徒步循着公路回来,7.6km的路走得很绝望,认识了徐闲琴小姑娘,沈彦才重庆娃儿,还有一个贵州的妹子,还有一个就不知道姓名了。都只有一面之缘。回到营地为了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煞费苦功,生火就难倒了很多人。终于在戴老师和年若的带领下,我们终于吃上了面条。我在男老师宿舍睡了一晚,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集体,集体里有两个很有领导力的人物存在,且很有魄力,这是一个团体不可或缺的力量。第二天我去看了去年的学生,心情很不错,他们很多都还记得我,很开心很感动很和谐,还见到了央藏妹妹,对人还是非常友好,很欣慰。回去之后我告诉大家我要下山去了,老戴很舍不得我也很舍不得他,大雄是个很感性的人,听说我要走显得很悲伤。我也很感动有这样重情义的朋友,最后吃过中午饭,我跟他们道别之后,随次儿,侯志强一起下山。侯用摩托车带我们下山,我们下山之后住在宾馆,我门去车站买了票,买了一百块的松茸。见到了白碉支教点的老师,感觉很成熟结果比我小的吕宝乾老师,他很会说话也很有见解是个很不错的人,之后我们出去吃了个饭,每个人花30块,还见到了一位陪小儿子来支教的爸爸,年龄看上去很大,但是他儿子才17岁,他不放心执意跟来结果有点高原反应,头晕脑胀。我之后去见了罗桑,她看上去更黑了。对我还是非常热情的,我也很高兴能够再见到她。寒暄了一会儿,跟她妈妈寒暄了一会儿,离开了那儿回到宾馆,之后次尔要去打游戏,我没去他就跟着自己弟弟一块儿去了,吕老师要来打扑克,结果次尔不在只好作罢。我在宾馆洗完澡之后,挨着跟去年的学生打电话,呷戎拉初,仁青拉初,扎西拉姆,早些时候还给仁青祝玛打过电话。他们现在都很努力生活,很开心,我也要开心点生活。第二天一早坐上回西昌的大巴,中午下雨,中途抛锚熄火,只好转乘另一辆蓝色车会西昌,中途与回木里的仁青拉初擦车而过。。有点小失望。之后到达西昌,精神不错。到达火车站,准备回成都,中途与潘莹聊了一会儿天。还不错,很开心。之后就坐上回成都的火车了,中途收到九寨沟地震的消息,收到夏一珂的问候,心里还是很暖的。大家都没事儿,都挺好的,心里还是很平静的。之后火车提前到了成都,不想半夜去打扰姐,就在三点多的凌晨,骑着小黄车街头乱窜,到了天府广场,看到了很漂亮的建筑,成都博物馆,华夏帝宫展览,半夜没法进去看看,仅凭建筑就让我很是心动。然后骑车回到姐住的地方,大概四点50左右,打电话进到了所在的小区,还给了门卫两块钱,真奇怪的。进去不愿意睡别人的床铺,在旁边坐到了天亮,之后同姐交谈,出门吃了一碗牛肉粉,回来休息到九点多出门,买了一只八宝鸭,直奔成都东站,有点晕头转向,转了一圈才找到正确的乘车处,顺利到达成都东客站。在客运站旁边看到一些穿红色衣服的学生模样的人,不知道到底是干啥的,好像是在卖水给老外,挺奇怪的,但是没还意思问。之后在车站里玩会儿手机,等候上车。12点半顺利上车,旁边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姑娘但是看上去心事重重,没有作交谈,直至到达终点站,两个多小时。下车坐上会邻水的班车,终于到达。鉴于客运站的摩的特别贵不合理,我任性走了一段,到学校门口买了一杯6块钱的沙冰,还有点尴尬念成了冰沙。边吃边走,走了很远才坐上出租车回到家。就此我的九天的行程就此结束。遇见了很多美好的人,见识了很多不知名的恶。还是很不错的一次远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