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武士道精神中的各安其位思想

日本武士在世人心中多以刚健硬朗的形象存在,世人也多知道”武士道”之名而不知其含义,或以战争影视剧中”剖腹自尽“为武士道其本源。其实武士道还有更加深层的含义,我个人对武士道精神中的“各安其位”兴趣为最浓,所以就谈下对武士道这一点的看法:我认为“各安其位”是武士道精神中最重要的精神内涵同时也算的是日本国民的本性之一。

为什么说“各安其位”是武士道最重要的内涵以至于算得上整个日本的国民本性呢?这要从日本的历史说起,武士作为家主的附属,必须遵守家主制定的行为准则,家主为了维护自身权力,必然会想办法使武士能够自始自终听命自己,所以让武士安守武士本分是重中之重。武士道必然以“安守本分“为第一准则。这一点与中国几千年的“帝王之道”没有区别。再者从侧面来看日本整体历史,历史上自从神武天皇建立封建王朝开始,日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废除过天皇制,即使是在群雄纷争的战国时代将军也依然名义上是尊崇天皇的。再者日本历史上发生的多次农民暴动事件,也从没有针对过天皇,农民仅仅是想要维护自身利益,哪怕是针对当地管理的幕府大名或者当地官员也并没有针对“至高无上”的天皇。相对于天皇,民众始终安守自己本分,尽自己身为民众的本分。相比于我国封建王朝频繁的改朝换代而言,日本简直算是个奇葩民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市场相当狭小,这可能也是囿于地域狭小故。综上得出浅显结论,那就是日本历史上阶层固化思想特别突出。再以历史史料佐证:日本古代人分为三六九等,皇族贵族居于其上,士农工商位于其间,贱民居于最末。直至江户时期(16世纪到19世纪-相对中国清朝),也有诸如武士在得到一把新刀之后可以用贱民试刀的律文。日本贱民历史长久,直到1871年明治政府,才下令废除贱民,统一编入平民。虽然明令废除,但贱民歧视思想却挥之不去。相比于我国两千年前孟子的思想启蒙–“民贵君轻”,日本始终缺乏这类人本思想的出现,阶级固化尊卑有序思想从一而终的延续下来直至今天仍发挥着影响。

日本阶层固化表现为:大部分人都极力维护自身阶层的利益,皇族贵族不必多言,连平民都努力维护自己身为平民的尊严与利益,只求能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好。这方面日本影视剧有很多表现,比如在今村昌平执导的《楢山节考》中,因为粮食贫乏,老人一旦年满七十岁就会被送上山,任其死亡。电影中具有代表形象的人物包括阿玲婆和阿玲婆以及村民一方。村民们和阿玲婆都对此种做法表示赞同,老人没有用了,抛弃掉也是自然的事,是为了下一辈更好的生存。自己属于“老人”这个阶层就必须做自己这个阶层必须做的事。村民们都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隶属平民阶层的村民都在努力除去“阿玲婆”这个年满七十岁的“非平民”的威胁。再如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展现出来的,老师这一块,教育系统这一块。松子无力反抗校长的无礼要求,下属对上司一定要使用敬语,态度一定要卑谦,不然就是没有教养的表现且是要累及自身团体的。这一点从很多的日本影视剧中都能看到,比如法律职场剧《legal high》中的一个案件,漫画导演对下属毫不客气,言语侮辱极致,但下属仍然敢怒不敢言。下属虽然承受巨大压力但也不敢直接拒绝上司的要求,缺乏摊牌的勇气。阶层固化,尊卑有序的思想体现明显。引林语堂的话,中国文人有两种,一种是明哲保身,一种是管他妈的。第二种在日本历史上事实上很少极难出现。

这种阶层固化不仅表现在社会工作上,而且表现在家庭学校里面。在传统日本家庭中,父亲这一角色永远是老成深重,在子女面前都是高高在上的,不容半点怠慢。而子女在一家之主面前必须毕恭毕敬,轻言轻语,子女永远都处于父亲之下。同时这一点也表现在校园中,众所周知日本校园霸凌现象非常严重,电影动漫也多有提及。《哆啦A梦》中胖虎常常对主人公大雄暴打一顿或者威胁,此外还有《恶魔奶爸》《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热血高校》等,虽然影视剧中夸张成分很大,但也能窥见一二。但在日本,现实中发生暴力事件确实也屡见不鲜。孩子们在学校一旦确定秩序,就不容挑战秩序的人出现。一旦出现就会引发激烈争斗。强势阶层会惯性欺压弱视阶层,而视之为理所当然。为什么在学校这种求知的场所会发生这样的事件令人费解,是成年人的有意纵容还是无能为力,或许教育对这种社会问题根本无解?这样看,社会的阶层固化尊卑有序的风气已经对学校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武士道精神只是日本国民精神最具传奇与表现力的特征之一,日本古代历史以及未来的历史终究不会摆脱武士道精神的影响。而日本未来的抉择从国民本性中也可以洞悉一二。

此文章并非专业考证,纯属读后有感,武断之处在所难免,刻板印象缺乏实地澄清的机会,仅做茶余饭后之资。

参考-《菊与刀》本尼迪克特夫人

《菊与刀解密日本人》于长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