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无眠,回首难

写下这篇文章,无疑是对我锥心记忆的又一次回溯。

对于我而言,失去父亲是我今后人生的最大遗憾。我蒙受了太多父亲的恩,在我还未来得及回报的时候,就永远失去了机会。父亲在正月十五元宵节早晨7:38分离世,他最后的模样我仍历历在目。在每一个想起的夜晚,都难以入眠。

父亲离世,是命运开的最荒唐的玩笑。世人常笃信,好人有好报。但父亲这位老好人却没能享受上帝的恩泽。他平凡的一生极少跟别人红脸,对于母亲虽然常常有抱怨但始终与母亲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至死如此。他获得了所有人的嗟叹,也带走了母亲的所有坚强。关于父亲的病,我也不想再继续絮叨什么,毕竟人已经离开说再多也是枉然,只希望父亲能够在另一方天地得以享受到恩泽,获得多一点解脱。

在父亲的葬礼结束的时候,大家都陆续离开。我骑着电动摩托一个人沿着蜿蜒的村间公路回家。当走在山崖边的时候,一只鹰远远盘旋继而在我头顶上空掠过,我停车驻足半晌,我一直坚信那只不同寻常的鹰背上载着父亲的灵魂,他是在向他最疼爱的儿子致以最后的告别。心情沉重难以附加。

清明回家,随着长辈沿着老路拜祭祖先,到了父亲的位置时,只见母亲早早等候在那儿,良久。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思念,只得呆呆站立会儿,早早逃开。同行的人,拜祭父亲时,一句“去年你还在给别人扫墓,今年就换着我们来给你扫墓了呀” 我快速思索去年的记忆,却没有丝毫线索。去年,还在上海呀,外婆也是那时候去的。继而想到母亲,竟在一年内丧失了亲生母亲和丈夫。她剩下的只有我们了。

母亲还思念着父亲。她删掉了很多的跟父亲的照片,扔掉了很多父亲的东西。她只是刻意想把父亲的影子放逐出她的生活,但父亲残余的影响却急速放大,给与她很多很多的烦躁与伤感。她还是不忍看父亲的照片,一看就觉得浑身无力酸软。父亲的离开确实带走了她所有的坚强。没有了丈夫的她,感觉在父亲兄弟间难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也觉得父亲的母亲的眼神变得难以捉摸。她对自己的身份开始有了怀疑。她对我们的日子,总是多少丧失了些希望。

关于生命,关于生活,我充满了迷惑。要是有一天世界的终极奥义被揭开,人类这弱小的生命只是来源于高级生命体的一次玩笑,毫无意义可言的话,那我们如此拼命生存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的生死是一次生往死的旅程,那么死往生的旅程和前者是否存在什么相似的本源吗?我们应该为了什么付出这仅有的力量,这还温热的血液?我们除了死亡什么都得不到了吗?

答案未可知,路还得继续走。若是有一天我面对世界时丧失了勇气,可能我会选择逃脱吧,毕竟我只是个弱小的、原始的、匍匐在大地上的爬行动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