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杜峰

见字如面,好久不见。       

自你我相识已逾十年。本人已在相亲的边缘挣扎,你却已经找到执手一生的爱人,真是令我惭愧不已。你先前请我参加你的婚礼,惊讶之余,也感欣喜。我也答应参加,可无奈找了一份工地的工作,无法请到足够的假期,湖北四川来回奔忙着实不便且囊中羞涩。无可奈何,只得借以短文一章,叙述你我这些年的往来,作为礼物赠你。       

初中开学,你与我及予嘉三人同桌。分座位当晚,你我并行回家,走至楼梯,人流拥挤,你带我从旁侧楼梯下楼。当时就觉得,你不太走寻常路,跟你做朋友也不差。后来,你我关系日渐熟络,我也与甘铍胡惠东等人交了朋友,但你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再之后,我发觉你口齿伶俐,性格发贱骚气十足,虽然不算益友,却给我枯燥的学习生活带来很多乐趣,通俗一点讲就是,你是个逗比,还是个不讨人嫌的逗比。这也是为什么别人不因为你的轻薄而疏远你的原因。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与女同学的关系尤其要好,比如许敏越?比如张楚玥?比如游懿?比如杜玲?你与张楚玥互相涉黄的故事至今令我难忘,你总是向我抱怨,是她带坏了你,她比你更黄??!(此言论不可外传,切记)。再之后呢,我与张予嘉之间的绯闻也出自你口,煽风点火,闹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想起,爱讲绯闻真的贯穿了你整个初中生涯,我对班上的花花新闻的了解,百分之八九十都来自于你,我也真是醉了。爱听八卦这个习惯,我现在也没戒掉,真是草泥马了,这点过于沙雕,不再详述。     

初中你成绩不好,曾参加补习,当时的年级主任,你常常跟我谈起他,名字我也忘了,总之就是那个常常在会上分析成绩的那个精干矮男人。你数学成绩当时还不错,可惜总体是个菜鸡,成绩比我差得远。后来,不知怎么,初三那年我和你还有马锦辉混到一起了,我们一起回家???当时有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发生过,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当时是上一门实验课,你我一组,实验没做出来,你竟然一个人溜了,这令我很生气,觉得你是个不仗义的人。我当时决心与你断交,我之后不再跟你做朋友,冷战很久,你道歉也没起作用。后来,又不知怎的我又原谅了你,你我又成为朋友。(这件事被记述在马锦辉初中毕业时给我的书信中。信中马锦辉还夸我不忘初心,没有对你一棒子打死。)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靠不住,是个不够意思的人,虽然你是个比我年纪大的同学,但是真的,在你我往来中却看不到你的成熟,至少当时你很幼稚。现在你成家了,希望你有更多的成熟担当,毕竟爱情比起油盐酱醋茶来说,滋味甜美得太多。你有自己的爱人,可能不久有自己的孩子,愿你珍重。       

初中毕业后,你我几无联系。只有一次在高三那年,在疾控中心门口遇见一次,你我相逢几分钟,你说我胖了不少。当时刚住校不久泡面吃得多,着实长胖了不少,真是惭愧。而你却无甚改变,猥琐的气息犹存。       

高中毕业,我选择上大学,可能也是没得选,一个二流的大学。而你选择不再继续读书在大一2016年的暑假,我刚支教完回家,兴趣正浓情感日丰,忽想窜个饭局,邀请了你,张予嘉,甘铍,胡惠东,夏一珂,游懿,吴雨秋几人碰头开了个茶话会。那是我们再一次有了联系,我很宅,不擅长社交,你多次邀请我出来玩,我都拒绝了。后面的寒暑假你我还见面过几次,又与胡惠东,张予嘉,你,还有你的媳妇一起吃过一次饭,今年过年又出来见了一次。令我惊讶的是,直到近两年,我才知道你家境不错,简直算是富二代,我与你相交十年竟不知,一是你太低调,二是因为我没有认真了解过你,你我之交浮于表面了。我着实认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我如今尚有联系的同学不多,你是少数之一。       

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你实在是算不上君子,一副痞子商人做派,但我并不讨厌你的这种做派。性格有趣可能也是你能俘获你老婆芳心的重点吧,真是佩服,至于你之前给我提到的一些婚姻观,无法苟同,还是随缘吧。明天是你大喜之日,我没有什么多的东西可以赠你,只留下这篇小记给你。虽然你是个菜鸡,不通文字,但你还是看看吧,回忆回忆当年的傻逼时光也是很有意思的事。你要是能在若干年后看到我写的这些事后,能够欣然一笑,那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了。我刚参加工作,本月工资还没发,份子钱我可随得不多,等我混成大领导了,补个大红包也无妨!你结婚,我真挚为你感到高兴,三年同窗,十年朋友,有你这个朋友真的不错,愿你幸福。       

最后,把我珍藏的这段文字送给你,本来是准备来现场装逼用的,现在以文字的形式发给你吧。


喜今日嘉礼初成,良缘遂缔。诗咏关雎,雅歌麟趾。瑞叶五世其昌,祥开二南之化。同心同德,宜室宜家。相敬如宾,永谐鱼水之欢。互助精诚,共盟鸳鸯之誓。——民国结婚证词 摘自知乎(给未来)


最后的最后,兄弟在他乡,祝你与嫂子白头偕老,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生死相许。

你比我大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九七年生人。

强仔   2019.8.13晚    于湖北鄂州走马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