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虞姬

汉兵已略地,四地楚歌声。

程蝶衣与段小楼的故事引人唏嘘。

少年成角儿,是令人爽快的事。

但身处时代的不得已,逐渐让人丧失希望。

到后面几十年,让人窒息,

唯一让人温暖的却是一位饱受争议,敢爱敢恨的妓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