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小片段

迷恋飞刀,凯旋般向表妹的同学小A展示新学到的技巧,嗖一声,飞刀在不远处的树干上戛然而止,树干渐渐渗出白色的汁液。等来的不是喝彩,而是一声轻咦,“树不会感到疼吗”站在一旁,瞪着水灵大眼睛的小A如是问。我默然……

备注:那女生的爷爷好像是做手工麻花的,想来我竟然去过她家,神奇。

我妈开了间服装店,紧邻着班主任H上下班的街道。我最怕她跟脸颊内凹,瘦削孱弱的H班主任搭讪聊天,某日,放学回家,照例打开电视机,趴在一边写作业。忽闻外面传来班主任的声音,仔细一听,竟然是我妈在给她告状,说我回家写作业不专心!完蛋,第二天,班主任点名某些同学回家写作业不认真,边看电视边做作业!我…….我…….有一个好妈妈。

班级联考,老师说我名不见经传,竟然考进年级12名,我飞也是回到家,家中却无人。忽然,听到父亲在楼下跟姑父聊天的声音,我大声喊道“爸,我考到年级12名啦…..”声音洪亮,震得楼层有了回声,父亲的回答,我却记不清了,想来是在夸他儿子吧。

同桌三人,除我外一男一女。男的爱讲笑话,所以我们三个在课上小声讲笑话,明明笑得要死,却不能发出声响,憋出内伤。女的性格豁达,鼻屎大炮玩得飞起,鼻炎严重地抽屉里全是卫生纸。她不开心总是把用过的纸拿来吓唬人,男生见了,立马四散落荒而逃。然而,某日学校组织去看电影,她从剧院出来的时候,眼里带着汪汪眼泪,眼角早已揉红,我当时觉得她挺善良的。不小心,因为她,我还记住了当时的电影画面与大概剧情。想来,已经是十年之前了。

最可恶的是小学美术老师,他叫我去办公室抱课本,我第一次没找着,回来被他堵在门口,他狠狠踢了我一脚,我趔趄着再次去找课本,刚进办公室,班主任H没头没脑来一句“儿子,来拿啥呀”,我如实说了,她指了一个位置,我赶紧抱了课本,跑了。那位黄姓美术老师,给了我黑暗的启蒙教育,他对待学生的方式令人不齿。而另一位林姓美术女老师,留下的记忆要美好很多很多。

注:小学时候,教育局推行课本公用,目的是减少浪费,后来不知怎么又不了了之了。

二小门口临近的县政府广场前,总有一个做糖人的女师傅,先由别人转转盘,龙凤虎蛇猴子若干动物图案,转到哪个画哪儿个。当然也是要给钱的,龙凤最贵,似乎是要五毛钱吧,其余一两毛不等。附近的厕所串串也是一绝,一毛钱可以买一串,一串可以舔一路,当时并没有觉得公共厕所旁边办饮食有什么不妥。附近,便是云顶山。

参加小升初的考试的时候,是母亲陪着去的。转转悠悠来到邻实附近,一副陌生的情景,拥挤的人潮,陌生的街道,陌生的教学楼,我的活动范围可从没延伸到这里来啊。进考场前,母亲执意问我渴不渴,非得给我买瓶营养快线,她很少这样,在街上给我买东西,她很紧张。考完试,发挥一塌糊涂,乱七八糟,跟个傻子似的出来找小学的好友,穿过拥挤的楼道、广场,直至出了大门,才寻找到母亲的身影。

最刺激的事就是捡钱,一个五毛或是一快躺在地上,想捡但又觉得羞耻。只好采用折中的办法,装作漠不关心地靠近并狠狠踩住它,再煞有其事地蹲下来系鞋带,再顺手牵走那只躺在案板上的羊…..

低着头数今天赢得的卡片,一没注意,“哐”撞在挂在墙边的邮箱,那个包大得像雷震子的额头一样。

Ms·梅总是慢慢走进并盯着我的眼睛看,舒文强,你又在打瞌睡!我争辩,没有!之后便强行振作起精神。想来,我和我的骄傲倔强!当初开学,我的自我介绍说的是会打“tennis”而不是打“table tennis”会打“tennis”的人是不会轻易go die的,我这样comfort自己。

从农村搬到城镇,大家都对我们家称赞有加,对我也总是充满善意。常常对我母亲说,你管教儿子管得好,我不像那些农村的孩子一样满嘴脏话,从不骂人。母亲和我听了,心里都很受用,母亲听了笑得露出牙齿,而我,之后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说脏话和骗人成了我的禁忌。

初中总是充满朦胧,放学,和曾经当过同桌的女生拼车顺道回家,小小的出租车后排坐了三个人,我靠近车门一边,旁边是她。我双手不自觉握住车顶的把手,生怕挤着她。她却调侃,你难道怕车开太快?我虽无语,却只好木讷地点头称是。

生命中很少有这么一段轻松的日子,傲娇的数学老师临毕业,也不肯跟我们拍合照。直至现在,我都还记得这位颇为凌厉的老女人的毒辣。在她的带领下,我的数学曾经迎来了一波辉煌,可惜好景不长,我对数学的畏惧让我龟缩不前。

我可能会滥情,这是我很久之前就给自己做的人生预测,我欣赏一切美,却害怕一切美的阴影。若即若离,是我对自己最具安全感的定义。

班上总是充满兄弟情义,以踢飞垃圾桶的方式,以拿着教鞭疯狂抽击讲台的方式,以私下谈论某个漂亮女孩的方式;总是在夜晚的自习空档,用拥挤在门口长廊揩油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向往。

别人对我说,你自从上中学之后,就变得呆了。我当时立马否定了他,但现在看来,我确实因为中学生活,失去了跟父母姊妹联系的机会。大家都忙着读书或是赚钱,生活从指缝里流过,温润如水,薄凉如沙。就像漫步在除夕下午时分的街道,明明是佳节良景,街面却是一片萧条。大家都走了,而你却还留在原地。

未完续待…….

           停在记忆中的人,始终与我同在。我没有多少能够给与的东西,我许下的誓言也随着时间渐渐淡忘,眼前的窘境让我困顿,繁杂的事物让我难以平静。我想,这可能是上天注定,让我不甘于平凡又得适应平凡二字。我好想好想,亲吻过去一切值得我亲吻的人,拥抱之前来不及拥抱的可人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