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戴先生

初识老戴是在木里。一双凉鞋配一条洗得变色的宽大长裤,头顶一牛仔皮帽,滑稽的细细黑色帽绳跨过下颚,死死打个结,以防止帽子被风摘掉。黝黑的脸颊,明显的胡渣,黑框眼镜挂在大小适中的鼻梁,眼睛在帽檐阴影,由于反光镜片的遮挡不容易看清。后来记忆中他的眼睛,被简化成一条缝,他笑起来是没有眼睛的,有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说话间一股娘气,仿佛随时都要歇斯底里起来。

刚下客车,就看见仿佛有人在等我们。还没等从客车货物箱里找到自己的箱子,几人快步走过来,招呼起来。“我是大藏布,你是铭铭吧!喻衍,快来帮忙搬东西呀,一点都不知道照顾女生呀你,怪不得一直单身!” 他嗔怪身后的大个儿胖脸男子,男子听了,一把上前,拎起了大大的旅行箱,旅行箱瞬时离地30公分。胖脸男子的比腿短一截的裤子,比他的胖脸更引人注目,让人感觉他更高了。之后老戴便逐一叫出风尘仆仆而来的一行人名字,当然他之前就已经审核过我们的教学视频了,名字方面看得出,他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老戴是作业本基金会旗下海子计划的负责人,他一手推动这个旨在为贫困地区倾斜优质教育资源的项目-海子计划。海子计划每年从全国高校选拔一匹志愿为贫困地区服务的大学生,通过短期的支教服务,陪伴贫困地区的孩子学习、成长。他是实际运作者的三人之一,他承担了很重的责任。((续))

去年还是前年,海子计划改由以往的优秀志愿者实际运作,我也被吸纳进去,并再次跟老戴建立了联系。他询问我近况,并表示欢迎我去看他。他回忆起以往的点滴,一切都显得那么有趣,那么记忆深刻。我告诉他,我下次休假准儿去江苏看他,他也帮我联系了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短短几句,深情几许。或许开辟公益这条路,赋予了我人生很多很多年后,极其重大的意义,也许我的存在能够得到一种重新归来的确认。我很高兴,也喜欢这种感觉。(接续2019.10.2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