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文摘

无所事事又慌慌-快毕业了

  • Comment : 0

大学最后一学期,没什么压力,却又时刻感受着压力无所不在。在这种矛盾中,过得十分难受。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逢姐姐打电话询问我工作和驾校的事情,我好不容易搪塞过去,心里也堵着慌。我到底在忙些什么?我心里打上个大大的问号。 我是个习惯性把压力急速放大的人,这是学习上养成的习惯,又在不知不觉中代入到了生活中去。我从小害怕失败,害怕考试考砸,所以我总是时刻保留着对考试的恐惧,恐惧促使我做基本的考前复习。在考试的恐惧中,同时也保留着一定的侥幸心理。这种谨小慎微又半放弃的矛盾让我过得比平常人纠结。我深知这是个坏习惯,它腐蚀着我的生活。明明知道不这样做就会有不好的后果,但又对此事有放任自流的潜意识。就像我现在的状况,明明毕业设计、工作、驾校的事情摆在面前,但又无法下定决心把他们一一料理完,总是拖一天是一天,得过且过。 我的时间去哪儿了? 大四下基本没课了,不用早起吃饭上课玩手机,每天八点九点起床,吃完早餐,在屏幕前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临近十一点后,午饭。午饭过后,又是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再然后又是一个、甚至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三点过后才做一点事情,要么看会书,要么继续对着电脑屏幕。两个小时后,五点左右,又进行晚餐。晚餐后就是六点,又是长达五小时的屏幕静坐时间,十一点后上床,摸着手机的温热进入梦乡。我的重启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左右,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 什么鬼嘛?一天二十四小时,睡觉十一个小时,正经工作学习才3个小时。我在无意义的浪费着我的生命,残忍的是,我明明是有所自知。 还是改变些什么吧,不要让自己后悔了。 虽然在此间少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还是有的吧。我是不是该向他们看齐呢? 每天要有计划,虽然生命的意义还找寻不到,生命的建构和批判都还不足以支撑起我的拷问。我还是做些世俗的事吧。我还是暂时屈从一下世间吧,这个世间是亲人,是同学,是老师。 先罗列个计划吧,现在是2019.4.14,毕业答辩大概是在六月份初。 我要完成的事情有: 完成毕业设计 考取驾照 坚持健身 完成工作签约 读五十本书,并编辑自己大学四年的手稿,汇集成册 通过大学日语四级考试 大概就是以上的事情吧。详细的时间安排,早上早起,七点起床。12点睡觉,午休30分钟。腾出一天大部分的无效时间。每天进行一定时间的毕业设计工作,隔两天去一次健身房,健身房的时间安排在下午3点到6点。晚上的时间特别宝贵,需要进行日语学习和读书。日语学习呢?需要在图书馆借阅练习册,要看的书也找一个书单进行借阅,范围在中外名著就好。时间得抓紧,毕业设计安排在早上比较好。而且需要推迟晚餐的用餐时间,自己煮青菜和面条比较合理,坚决不要在下午五点钟吃完饭。

金灯寺

  • Comment : 0

 在东汉明帝时建了我国第一座佛寺——洛阳白马寺以后,佛寺像雨后春笋般地遍布各地,新乡北站凤凰山脚下的金灯寺就是其中的一座。相传那是东汉后期的事,寺院前后有五里长。 建寺的时候,当地有位机灵聪敏的小伙子也到凤凰山上开石头。有一天,他突然挖出一块半人多高的金环宝石,光彩四射,照得人眼花缭乱。一下子围上来许多石匠和搬运役夫,大家都啧啧称赞这块闪光的宝石。有个信佛的老石匠说:“这可是西天佛祖的恩赐,应该把它放在寺院里边。”许多人都表示同意,可又觉得宝物虽好,就这么放进未免粗糙,不如雕琢成什么。真是人多智慧广,你一言我一语提了一大堆建议。有说雕成荷花的,有说雕成五百罗汉的,有说雕成观音菩萨的,还有说雕成佛爷的。最后采纳了挖到宝石的那位小伙子的意见,把金环宝石雕成两个宝莲灯,悬挂在寺院正殿门旁,把这一带日夜照亮。这个任务就交给了这位聪明能干的小伙子了。 小伙子兴高采烈地接受下这个光荣的任务后,先向老石匠请教,又到城里学习,回来后夜以继日地雕呀刻呀,一刀又一刀。每一刀都是那么认真仔 细,生怕出半点差错。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了,转眼就是一年。寺院马上就要建好了,灯才雕了一半,大家多么希望能在寺院落成的时候挂上宝莲灯啊! 小伙子更是废寝忘食的雕呀刻呀,手腕肿得像发面虚糕,眼睛红得象山里红,人也熬得面黄肌瘦,越来越显得宽大的衣服象包裹着一付骨架。好多人提出把竣工典礼往后推些日子,劝小伙子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身子。他却还是那么没明没夜地拼命干。说真的,连神仙也受到了感动。就在寺院竣工前夕,疲乏的小伙子打了个盹,看见从天上落下几朵祥云,走近几位神仙。他们对着即将完成的宝灯你捏一把,我削一刀,他吹一口,三下五除二地成了。金光万道,莲花生辉,一下子把刚朦胧着的小伙子乐醒了。眼前是两盏玲珑剔透的宝莲灯,莲花花瓣一张一合,金光照得小伙子本来模糊的眼睛象两潭清澈的秋水,照得手腕消了肿,照得身体复了原,真把他高兴坏了。 第二天,在竣工仪式上,宝莲灯就县挂在正殿大门的两侧,金光闪闪,光照百里。这座寺院就命名为金灯寺。从此这一带便成了宝山沃野、物美粮丰的好地方。当地百姓口头作诗代代相传,说道:“金灯闪金光,照出米粮仓,凤山献珍宝,农家喜洋洋。” 金灯寺的金灯日夜有人守护,不管什么人来了只准看不准动。可是当那石匠子的第四十代孙子守护金的时候,入侵金兵要掠走这对宝灯,老百姓与入侵者展开了生死搏斗。那位四十代孙取下宝灯,在百姓们掩护下向凤凰山猛跑。金兵冲开一条血路,在后边紧紧追赶。已经到了凤凰山顶,前面是悬崖峭壁。他想,宁死也不让金灯落入金兵手,进而就一纵身跳了下去。两盏金灯自动向一起合拢,化作一只凤凰,载着它的保护人向远方飞去。从此就留下空有其名的寺院。至今还有“金灯寺”这个村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