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窝小站

Location: Home > 2012, January

无尽的伤痛,永远的牵念

Jan 2012 25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随着电视剧《梅花三弄》和《大话西游》的播出和风行,这句歌词曾经打动了多少痴男信女的心,促使他们前赴后继,品情尝情,演绎出多少让人唏嘘的情爱之颂歌?“情”这个字眼的确是既迷人又磨人。《永远的蝴蝶》也是这样,作者用画布般的文笔,浓墨重彩,为我们描绘出一幅人间至爱至情的梦幻之境,让人读后心情久久不能轻松。

从一个“吃”字看到民族无意识中的核心价值

Jan 2012 25

孙绍振不满足于把幽默固定在日常生活中,他的追求是把幽默和民族文化深层心理的探索结合起来。他的幽默以歪理歪推见长,但是信手拈来的文献却是经典的。除了中国的历史宝库,还有民俗和普通词汇。这使得他的行文左右逢源,触类旁通,涉笔成趣。他最为在意的往往并不是现象本身,而是其背后深藏着的荒谬和可笑;恰恰是在这些荒谬可笑中,他揭示出汉民族的核心文化价值,并对之加以温和的调侃。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Jan 2012 25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陈。人来了以后,给它们的生活做出了安排:每一头牛和每一口猪的生活都有了主题。就它们中的大多数而言,这种生活主题是很悲惨的:前者的主题是干活,后者的主题是长肉。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有极少数的猪和牛,它们的生活另有安排。以猪为例,种猪和母猪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干。就我所见,它们对这些安排也不大喜欢。种猪的任务是交配,换言之,我们的政策准许它当个花花公子。但是疲惫的种猪往往摆出一种肉猪(肉猪是阉过的)才有的正人君子架势,死活不肯跳到母猪背上去。

要想说别人,自己先干净

Jan 2012 25

  袁纯清 自己手脚不干净,没有资格要求别人讲卫生。作为领导干部,要时刻用纯洁性来对照自己、检点自己、修正自己,做到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   保持党的纯洁性,领导干部必须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自己手脚不干净,没有资格要求别人讲卫生。古人讲松竹梅,“清心淡泊不畏寒,正气高洁志尤坚”。作为领导干部,要时刻用纯洁性来对照自己、检点自己、修正自己,做到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自己这么大的信任和待遇,为什么组织一次又一次重用和提拔自己,应该做哪些事、怎样做事、做成什么事,才不辜负组织的期望,才对得起人民。清楚了,就会有良好心态,就会以只争朝夕、寝食难安的精神为人民群众谋福祉。

学问就该这样做(书与人)——梅维恒和他的《绘画与表演》

Jan 2012 25

清华大学国学院创立陈寅恪纪念讲座已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有请到合适的人,2011年12月终于请到了他们心仪的美国汉学家梅维恒,给研究生做了8次讲座。也是在2011年,梅维恒的学术代表作之一《绘画与表演:中国绘画叙事及其起源研究》在时隔10多年后再版,让遍寻此书不得的中国学人很是兴奋。 还是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此书的作者、可以用中国话讲课的、享誉世界的汉学家吧。梅维恒是他给自己起的中文名字,与他的英文名字Victor H. Mair的第一个字母完美对应。1943年出生的他,大学毕业后加入美国和平队在尼泊尔服役两年。这两年的意外经历给他的人生打上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至今他还爱穿尼泊尔马甲。回到美国之后他申请了威尔逊奖学金,本想研究乔叟。5位教授听了他尼泊尔的经历一致鼓励他研究东方学。1967年秋他来到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同时学习中文、日文、藏文和梵文。不久又转学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开始接触敦煌学。1976年他在哈佛大学完成博士论文《敦煌通俗叙事文学》。此篇论文是如此优异,以至于他被留校当了助理教授。

住在年少的灵魂里

Jan 2012 25

很早的时候看韩国电影《爱子》,一次意外让年幼的爱子不仅失去了爸爸,还失去了妈妈对她的疼爱。少年爱子身上从小就有一种桀骜不驯的劲儿:男孩子性格、青春期叛逆、一副好拳脚,外加绝佳的文笔和才思,所有的菜几乎都全了。差点漏了,爱子还有一位全才型老妈,老妈对爱子下的结论很精辟——把这丫头扔到沙漠中她自己也能挖井找水吃。但是,老妈做事就是不太公道,头脑明显不灵光的爱子老哥被送到国外留学,爱子却只能被拖回家干瞪眼。于是,搞怪、叛逆、被老师揭穿,被老妈修理,未能留学的后遗症像死循环一样,周而复始。当爱子额角贴了膏药,无力的歪在课桌上侧过脸,我心中略微动了一动,真是眼熟,仿佛瞥见了中学时代班上最狂放的假小子。

低碳!低碳!

Jan 2012 25

马小淘,本名马天牧,80年代出生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硕士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现为《人民文学》杂志社编辑。有小说、散文在《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作家》《美文》《青年文学》等杂志发表。 2001年获全国第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2008年毕业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2009年获首届青春文学大赛“长篇组”金奖。 我极少把自己扯进这个族那个族,除了汉族以外,我不承认我还是别的什么族,当然,我说的不是民族问题,我说的是时下流行的各种细化的人群分类方式,比如御宅族、暴走族、考碗族、捏捏族……虽然曾经被归类为月光族,也差点就成为了啃老族,其实也确实算得上熬熬族,但我对这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新兴族群十分警惕,也见识过不少叶公好龙装模作样的家伙,生怕老大不小再附庸风雅或者故作姿态进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族。我第一次心动想加入某个族群,便是听起来非常引人入胜的——乐活族。

幸运餐桌

Jan 2012 25

朱约的餐馆开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生意一直不好。店里的服务员都走了。后厨也只剩朱约的侄子一个人掌勺。这天,朱约愁眉苦脸地算完账,长长地叹了口气,走出大门。此刻,他该做的就是拉下卷闸门,贴上“关张”两个字。可他不甘心。 正犹豫间,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走进店去。朱约打起精神,上前招呼。那人坐到角落里,要了一瓶二锅头、一个尖椒肥肠、一个鱼香肉丝,还要了一个炸鲜奶。朱约答应着下去交代了。他想,这也许是店里的最后一个客人,也算有缘,酒菜就免费赠送吧。也让客人落个好心情。 让朱约想不到的是,等菜的工夫,店里又来了一个脸庞黑红的民工,牵着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民工愁容满脸,孩子说个不停,他却一声不吭。父子俩坐下来,爸爸点了个炒豆腐,儿子大嚷着要吃肉,爸爸不耐烦,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小男孩哭着说爸爸说话不算话。 朱约正要上前哄孩子,又走进来一对赌气的小情侣,男孩不住地赔礼道歉,女孩板着脸不依不饶。朱约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想到最后一天来的竟都是心里不痛快的客人。

荆轲刺秦王

Jan 2012 23

秦国的将领王翦打败了赵国,俘虏了赵王,占领了所有赵国的土地,派兵向北侵占土地,一直到燕国南边的边界。 太子丹非常的恐惧,于是就请求荆轲说:“秦国的军队早晚就要渡过易水了,那么即使我想长久地侍奉您,难道可以做到吗?”荆轲说:“即使太子不说(也可译为“假如没有太子的话”),我也要请求行动。现在去如果没有凭信之物,那就无法接近秦王(也可译为“那么秦王是不可以亲近的”)。现在樊将军,秦王用一千斤的金和一万户人口的封地做赏格,悬赏他的头。如果真能够得到樊将军的人头和燕国督亢的地图献给秦王,秦王一定会很高兴地接见我,我这才能够有办法来报答太子。”太子说:“樊将军因为走投无路来投奔我,我不忍心因为我自己的私仇,而(有)伤害长者的心思,希望您再想想(考虑)别的办法吧!”

张释之简介

Jan 2012 23

廷尉张释之,是堵阳人,字季。和他的哥哥仲生活在一起。由于家中资财多而作了骑郎,侍奉汉文帝,十年内得不到升迁,默默无名。张释之说:“长时间的做郎官,耗减了哥哥的资财,使人不安。”想要辞职回家。中郎将袁盎知道他德才兼备,惋惜他的离去。就请求汉文帝调补他做谒者。张释之朝见文帝后,就趋前陈说利国利民的大计方针,文帝说:“说些接近现实生活的事,不要高谈阔论,说的应该现在就能实施。”于是,张释之又谈起秦汉之际的事,谈了很长时间关于秦朝灭亡和汉朝兴盛的原因。文帝很赞赏他,就任命他做了谒者仆射。 一次,张释之跟随汉文帝出行,登临虎圈,汉文帝询问书册上登记的各种禽兽的情况,问了十几个问题,上林尉只能东瞧西看,全都不能回答。看管虎圈的啬夫从旁代上林尉回答了皇帝提出的问题,答得极周全。想借此显示自己回答问题有如声响回应而且无法问倒。汉文帝说:“做官吏不该像这样吗?上林尉不可依靠。”于是命令张释之让啬夫做上林令。张释之过了一会儿才上前说:“陛下认为绛侯周勃是怎样的人呢?”文帝说:“是长者啊!”又再一次问:“东阳侯张相如是怎样的人呢?”文帝再一次回答说:“是个长者。”张释之说:“绛侯与东阳侯都被称为长者,可这两个人议论事情时都不善于言谈,现在这样做,难道让人们去效法这个喋喋不休伶牙俐齿的啬夫吗?秦代由于重用了舞文弄法的官吏,所以官吏们争着以办事迅急苛刻督责为高,然而这样做的流弊在于徒然具有官样文书的表面形式,而没有怜悯同情的实质。因为这个缘故,秦君听不到自己的过失,国势日衰,到秦二世时,秦国也就土崩瓦解了。现在陛下因为啬夫伶牙俐齿就越级提拔他,我想恐怕天下人都会追随这种风气,争相施展口舌之能而不求实际。况且在下位的人被在上的人感化,快得犹如影之随形声之回应一样,陛下做任何事情都不可不审慎啊!”文帝说:“好吧!”于是,取消原来的打算,不再任命啬夫为上林令。 文帝上了车,让张释之陪乘在身旁,车慢慢前行。文帝问张释之秦政的弊端,张释之都据实而言。到了宫里,文帝就任命张释之做了公车令。 不久,太子与梁王同乘一辆车入朝,到了皇宫外的司马门也没有下车,当时张释之迎上去阻止太子、梁王,不让他们进宫。并检举揭发他们在皇宫门外不下车犯了“不敬”罪,并报告给皇帝。薄太后知道了这件事,文帝摘下帽子陪罪说:“怪我教导儿子不严。”薄太后也派使臣带着她的赦免太子梁王罪过的诏书前来,太子、梁王才能够进入宫中。文帝由此更加看出了张释之的与众不同,任命他做了中大夫。 又过了些时候,张释之升任中郎将。跟随皇帝到了霸陵,汉文帝站在霸陵的北面眺望。这时慎夫人也跟随前行,皇帝用手指示着通往新丰的道路给她看,并说:“这是通往邯郸的道路啊。”接着,让慎夫人弹瑟,汉文帝自己合着瑟的曲调而唱,心里很凄惨悲伤,回过头来对着群臣说:“唉!用北山的石头做椁,用切碎的苎麻丝絮充塞石椁缝隙,再用漆粘涂在上面,哪还能打得开呢?”在身边的近侍都说:“对的。”张释之走上前去说道:“假若里面有了引发人们贪欲的东西,即使封铸南山做棺椁,也还会有缝隙;假若里面没有引发人们贪欲的东西,即使没有石椁,又哪里用得着忧虑呢!”文帝称赞他说得好。后来任命他做了廷尉。 此后不久,皇帝出巡经过长安城北的中渭桥,有一个人突然从桥下跑了出来,皇帝车驾的马受了惊。于是命令骑士捉住这个人,交给了廷尉张释之。张释之审讯那个人。那人说:“我是长安县的乡下人,听到了清道禁止人通行的命令,就躲在桥下。过了好久,以为皇帝的队伍已经过去了,就从桥下出来,一下子看见了皇帝的车队,马上就跑起来。”然后廷尉向皇帝报告那个人应得的处罚,说他触犯了清道的禁令,应处以罚金。文帝发怒说:“这个人惊了我的马,我的马幸亏驯良温和,假如是别的马,说不定就摔伤了我,可是廷尉才判处他罚金!”张释之说:“法律是天子和天下人应该共同遵守的。现在法律就这样规定,却要再加重处罚,这样法律就不能取信于民。而在那时,皇上您让人立刻杀了他也就罢了。现在既然把这个人交给廷尉,廷尉是天下公正执法的带头人,稍一偏失,而天下执法者都会任意或轻或重,老百姓岂不会手足无措?愿陛下明察。”许久,皇帝才说:“廷尉的判处是正确的。” 后来,有人偷了高祖庙神座前的玉环,被抓到了,文帝发怒,交给廷尉治罪。张释之按法律所规定偷盗宗庙服饰器具之罪奏报皇帝,判处死刑。皇帝勃然大怒说:“这人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竟偷盗先帝庙中的器物,我交给廷尉审理的目的,想要给他灭族的惩处,而你却一味按照法律条文把惩处意见报告我,这不是我恭敬奉承宗庙的本意啊。”张释之脱帽叩头谢罪说:“依照法律这样处罚已经足够了。况且在罪名相同时,也要区别犯罪程度的轻重不同。现在他偷盗祖庙的器物就要处以灭族之罪,万一有愚蠢的人挖长陵一捧土,陛下用什么刑罚惩处他呢?”过了一些时候,文帝和薄太后谈论了这件事,才同意了廷尉的判决。当时,中尉条侯周亚夫与梁国国相山都侯王恬开看到了张释之执法论事公正,就和他结为亲密的朋友。张释之由此得到天下人的称赞。 后来,文帝死去,景帝即位。张释之内心恐惧,假称生病。想要辞职离去,又担心随之招致被诛杀;要当面向景帝谢罪,又不知怎么办好。用了王生的计策,终于见到景帝道歉谢罪,景帝没有责怪他。 王生是喜好黄老学说的处士。曾被召进朝廷中,三公九卿全齐聚站在那里,王生是个老年人,说:“我的袜带松脱了。”回过头来对张廷尉说:“给我结好袜带!”张释之就跪下结好袜带。事后,有人问王生说:“为什么在朝廷上羞辱张廷尉,让他跪着结袜带?”王生说:“我年老,又地位卑下。自己料想最终不能给张廷尉什么好处。张廷尉是天下名臣,我故意羞辱张廷尉,让他跪下结袜带,想用这种办法加强他的名望。”各位大臣们听说后,都称赞王生的贤德而且敬重张廷尉。 张廷尉侍奉景帝一年多,被贬谪为淮南王相,这还是由于以前得罪景帝的缘故。过了一些时候,张释之死了。他的儿子叫张挚,字长公,官职一直做到大夫,后被免职。因为他不能迎合当时的权贵显要,所以直到死也没有再做官。 掌上口香糖  www.igum.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