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6

愉快的记忆

  • Comment : 0

  支教地点–木里,风景秀丽,民风淳朴,此乃第一印象。留恋一个地方,无非是留恋那个地方里的人罢了,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可能将你的心留下。 许久没有感受的情感都在这个小小的,陌生的城里给唤醒了。这是一次不曾错过的旅行,很远很远的路途,却因为一次次的欢笑褪尽一路风尘。不得不承认,有小伙伴同行的征途,的确很开心,我也收获了很多感动与不得不倾诉的感情。   我曾经问过我的学生,你的梦想是什么?一女孩说,她要去西藏。我好奇问道,你为什么要去西藏啊? 她告诉我,西藏是每一个藏族心中的圣地,她要去西藏看看那片古老的土地。我惊觉,这里是有着信仰的地方,而我却不曾领略到这种信仰带来的幸福,这多么令人遗憾呀!在每天感受自然的恩赐的这里,在每一次伸手都能感受到神灵的吞吐的这里,我挖掘到木里这片土地的幸福,在平整的泥土上,有这样一群信仰者的地方注定是幸福的,当然这种幸福是外来者眼里的幸福,当地人则视这种幸福为理所当然,我很是羡慕。在交流中,我曾问他们,你们想去大城市生活吗?他们的回答竟相当一致,啊啊啊,不想去,外面的人都很狡诈,我怕我适应不了!! 这种回答,是木里孩子的心声吗?不,我并不这么看,这里是大凉山,是山与山构建的围城。住在大山心里的孩子,固然心灵纯净,但是现代文明的曙光早已照耀过这片土地,他们不可能不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我想:他们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们怕涉足外面未知的世界,他们怕自己无法获得别人的信任,从电视或从手机上了解的世界险恶让他们无法迈出自己的第一步……但这一切,也仅仅只是他们心理的一个阶段,不过多久,他们就要走出去见识这个世界的力量,见识构成这个世界的一切,其中包括人,理解自己的,不理解自己的,还有些无法判断是否理解自己的其他人。虽然不知道,这里的学生在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喜欢这样的他们,有着自己的信仰,有着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但无意间排斥着外面世界的他们,好想用才才老师的一句诗祝福你们“伟大的支巴神灵,请你保佑我的学生们,远离世间所有的恶与悲伤”–顺带一提,这里的孩子脑洞大的惊人(在我看来)–他们会为了一点小小的趣事发表一些让我耳目一新但实属荒唐的的看法,我无意拆穿他们的幻想,只希望他们能保持这种对生命的美好想象的同时,能更加丰富自己。 摄人心魄的不止是美景,还有他们的歌声与眼泪。   来到木里,看到最多的是山,还有山上的云和云上的蓝天。这里是个很美的地方,一切都随着山间的云彩流转,慢慢地,轻轻地。我很享受这里的恬静,亦如享受这里的歌声与饱含真挚的眼泪。这里简直是个巨大的留声机,灯火与星辰是推动黑胶唱片的动力。他们不论场地,不限设备,只需要一点情感的酝酿,就突然用歌声感动了我。多么动听的歌声,多么纯真的情感。一切的一切都在小小的山间流转,点点滴滴。仁青拉初的歌声清脆嘹亮,饱含力量;扎西拉姆的歌声低沉而有质感;祝二清的歌声饱含深情;小龙的歌声愉快轻松.;海清的歌声刚柔并济……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孕育这么多的歌手与这些细腻的情感。   回到分别那一刻,我只想道一声“谢谢你们,幸运如我,幸福如我”   雨后的青山,如洗过的良心。我曾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因分别而流泪,但是我高估了自己。自己不过是一界凡人,血肉之躯而已。就算读了再多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不可能成为钢铁。我流泪了,好多年后的那天。泪水流下,洗刷着良心,良心也因为泪水的冲刷愈加清明。这是与歌声带来的感动相似的东西,我无意阻止,无意思考。就这样做一个感情动物也不是件坏事。毕竟,这样的坏事,一辈子也遇不到几次。   我留恋那里,毕竟我曾爱过那里。

岁月门

  • Comment : 0

心里有扇岁月门, 从没打开过, 以为它会化成不能通行的墙 但,门终究是门。 承受了岁月,它仍还是门。 不会是其它的什么鬼。 原来——根本没有打不开的门, 因为门呀, 原本是为了通行而建造的。 不能通行的只有不能通行的墙。 即便没有钥匙, 你也是能进入的。 心里有扇岁月门, 硬是打不开, 以为它呀,会变成不能通行的墙。 但,我他娘的错了。 它到底还是一扇门, 承受了岁月, 它也还是一扇门。 只是多了点岁月的风霜。 门呀,到底变不了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