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窝小站

Location: Home > 2017, September

删不去的年少轻狂

Sep 2017 30

不知不觉,养成了删除说说的习惯。看着自己曾经发出的感慨,好想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说什么少年张狂青春易逝,写什么煽情无言愁思多感的文字? 现在看来就是个想说不敢说,想做不敢做的傻X! 那时候多想每个人都能围着我转呀,到处都是喜欢我的人,有骗我穿裙子之后在一旁哈哈笑的姐姐,有年轻精力充沛的父母,有永远听着我笑话哈哈大笑的女同学,有一直嬉笑怒骂的死党好友,有跟在屁股后面的崇拜我的年轻小后生,有可以到处串门留饭的热闹亲戚,有永远都想要留下的蓝色天空红色跑道,以及阳光透过的亮色窗帘,明亮的白色教室,泛黄书桌,写满无聊涂鸦文字的黑板,还有整齐排列在黑板上方的大红色标语。生活要是能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样简单易懂该多好啊。 红太阳 纯真纯粹的东西,在我心中只要有三样。一样出现在是真正的童年时期,关于这段时期最早的记忆,是坐在房檐下的我直直眺望远处,远处是呈低落的田地,更远处是一道不高的山脊,山脊过后是一段不宽的峡谷,峡谷之后是连绵的黑中带点蓝色的大山,大山上缓慢上升的红色太阳,红色太阳的光辉将场院整个染红,我呆呆坐在房檐下,看着远方。四周没有别人。 星空 对于星空回忆曾多次出现,我曾经在高中时期竭力用语言去描述那个夜晚的星空,但都失败了,把写的小诗给高中女同学看,也失败了,她说她看不懂我写的东西,还一个劲说自己理解力太差。所以,这个夜晚一直在我心中,独独占有。一个稍显炎热的夏日夜晚,屋里很热,父亲在场院平地上放上两张长凳,两张凳间铺上毛竹制成的凉板。母亲侧躺着,用扇子有一拍没一拍的扇,以防止蚊子先生的靠近,父亲盘坐在母亲旁边看着远处的星星灯火说着些怎么也想不起的话语,周围净是是牛蛙的声音与刺耳虫鸣。父亲还特地从屋里牵出一股电线,挂在屋外房檐,点亮了一只白炽灯。白炽灯挂得很高很高,光亮都想尽量跑得远些,但事实上不够明亮,幽幽的灯光,在黑暗吞噬的世界里显得孤独无力。我躺在母亲旁边,凝视星空。那夜,真的有很多的星星,很亮很亮。 我还想多多看一些星空,但长长的黑色瓦檐隔断了我对另一半天空的念想,应该,那边,也有很多的星星吧。那夜的星空,一半属于我,一半属于瓦檐。 另一次看星星是在初中时期了,楼房白天被太阳直射,晚上热气蒸腾,只好想些避暑入睡的方法。平房露天楼顶是睡觉的好地方,也是聊天的好去处。我与姑姑家孩子常常一起睡在楼顶,姑姑家一男一女,他们比我大几岁,我们挤在一起。他们讲述自己在学校发生的我不曾知道的事,讲他们在海边做的那些我不曾知道的趣事,讲他在外面追小姑娘那些我不曾知道的事。他们跟我好像不太一样,但我却乐于听他们闲谈。那时,我们一起在露天阳台上数过星星看过流星。再一次看星空,是在去年了,那晚有我见多最多最多的星星,那时我好像好像叫她一起看呀,所以我给几百米之外的她发了消息,我叫她一起看,她叫了她们一起看,真的好美。当时,在静谧的星空下远离城市灯火,细语说着有趣话题的朋友真有趣,我也真想变得百无顾及的说声我喜欢你,虽然之后也别扭的说过了一次,虽然也是在一个星星很多但乌云也很多的夜晚,但心情却已不似从前了。手机无法拍下当时的星空,就如同有些事无法被记录只能被感受一样。好多事,无法想起却真真切切发生过一样,只能缅怀追忆。连亲人的关怀也是如此。 女同学 我曾想让每一个跟我很近的女同学都能开心,我并不介意自己故意装傻弄怪,我也不介意她们真的认为我是真傻真老实或是假傻真机灵,无所谓,我想我喜欢别人比喜欢自己更多吧,别人的快乐在我这里是加倍的。世界上,一半女生,一半男生。我从不害怕与世界的另一半相处,但是我好像在莫名其妙的高中生活中改变了很多,我好像从当时就刻意避免了世界的另一半。无法取悦别人的自己,好像丧失取悦自己的能力了,丧失目标的我,一度有些不知所措。 我的生活,保留的最原始最美好最空洞的东西都源于此。

菊与刀

Sep 2017 23

因为日本本身就阶层森严,且缺乏阶层流动手段,所以日本人思想中阶层观念根深蒂固。由此,在侵略战争中,他们坚称自身正义是让每个国家都各安其分,各安其位,是“正义”的行为。 日本观点总结: 1.精神胜于物质,“神风特攻队” 2.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将自己做为“整体”的一部分,无论整体工作状况如何。 3.耻辱观念大于道德观念。 4.等级森严的思想情结,对权威的无条件尊崇。 5.宗族观念与中国不同,家中权威观念依旧存在,堪称霸道。 6.不懂变通,即使情理正义但程序错误,仍需要接受惩罚。 7.大多数日本人都不会认为宗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甚至热衷于宗教活动,在节假日更是如此。 8.报恩观念和情义观,为了报恩……,出于情义……. 9.整个民族对悲剧观念的偏爱。 10.教育阶段,呈现U字形,而美国是倒U字形。 11.将履行义务规定为人生的最高任务。 12.全力以赴做一件事,当失败之后,调转方向再次全力以赴。 13.顺从强者观念,向强者学习。 Ps:佩里“黑船舰队”强行打开日本国门,却受到日本崇拜,有着异曲同工的是日本对麦克阿瑟的崇拜;源赖朝,源义经,静御前,牛若丸,弁庆,紫式部,枕草子,源氏物语,皇室一夫一妻,四十七浪人…… (可能是缺乏实证的观点,下面将从各个领域观察日本人的国民特点,譬如影视剧)

我所认识的日本人

Sep 2017 20

前言 文章,讲究言之有物,切记不可不知所云。现代文章,除了讲究有所用之外,还要有个漂亮的排版,惭愧的是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所以以后的文章我尽量注意下自己的排版,使之漂亮美观,神清气爽。 正文 日本,这个我们“熟悉”的民族,中国人民熟悉又陌生的民族。在清代以前,我们自称天朝上国,老大哥一个,对于深处海岛蛮夷的日本称呼倭人。在汉代,日本其中的一个不知名小部落曾经派使臣来朝拜,获得“汉倭国王”金印一枚,现在被日本奉为国宝。在晋代,卑弥呼女王派遣使臣朝拜,也获印一枚,但不知所踪。如此的一个小国家,不值一提。但是却在千年历史的长河中与中国交战四次。第一次是唐朝白村江之战,轻松打败想入侵朝鲜的日本;而后元军两次征日之战,均因遭遇台风失败,此事使日本沾沾自喜,以神风庇佑之国自称,后二战著名“神风特攻队”取自于此。而后,明朝日本多次犯边,戚继光清除倭寇之患。在然后到晚清,甲午中日之战,日军以弱胜强,打败装备先进号称亚洲第一的舰队。清政府赔款二亿五千万白银。赔款如此巨大,获此利益的日本野心膨胀,目标称霸亚洲,直取中国。值得一提的是,在甲午战争之中获取了大量白银的日本,所花费的地方耐人寻味。明治天皇在全国每个村都新建了一所小学,改善基础教育。 中日之间,地理相邻,可谓邻居;文化方面,日本汲取中国文化不可谓不多,中国文化不可谓不博大,是为同源文化。(中国处于文化河流上游,日本处于下游)但是,细究文化方面,日本在吸取中国文化的时候,并不是完全吸收,而是根据自身需求有选择的吸收,这是值得注意的一点。譬如中国的佛教,中国也不是完全从印度吸收的,而是改良后选择吸收,同样,日本选择吸收中国的佛教,禅宗,儒家文化都是有选择吸收的。拿佛教来说,日本和尚追求修行,但是并不是中国佛家大乘佛教小乘佛教提倡的禁欲修行,佛门戒律繁复,不可杀生不可…不可….而在日本,和尚能够娶妻生子,而且还可以把神社寺庙传给子孙。很多不同,浅薄无知,不再继续举例。根据《菊与刀》中观点,日本吸收中国儒家文化仁 孝 忠 ,他们有意略去了“仁”,只继承了孝和忠,而且孝在日本也不是和中国讲究的“百善孝为先”涵义完全相同,在古代日本,孝和忠都是必须去做的事情,但是如果两者发生矛盾了,如何取舍,放在中国大概会处于“忠孝不能两全”的尴尬境地,然后中国人再义无反顾的选择“忠”或者“孝”-故有岳飞精忠报国,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典故,或是为父亲或母亲守孝三年,不应帝王召唤的故事。两者都是要做出选择,但是在日本,他们面临这些事情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像天皇,将军,大名尽忠。著名日本故事“四十七武士”中,武士为了向杀害家主的人复仇,佯装失意等待时机,期间断绝父子关系,或者杀害妹妹敬献敌人,或者杀害岳父等等亲人也要为家主复仇的故事,热烈反应了他们的“忠”。这是一种可怕的忠,所以在二战时候,战败的日本军人大多想要切腹以谢天皇的恩。还有躲在太平洋群岛苦苦坚持“忠”的日本军人,他们都被教育要向天皇(有时是将军或者大名)尽忠。这是有一贯传统的。 所以,日本文化虽然与中国文化有莫大的联系,但是仍然有很多的不同,囿于地域狭窄,资源贫乏的恶劣自然环境,这些都是环境选择的必然结果。了解日本文化需要更加详细的资料才能明白日本这个亚洲发达国家的真实面貌。 我们从小被灌输爱国教育,却不知到底我们这位敌人究竟是如何的模样是非常可悲的。知己知彼,才能游刃有余。现在的日本在大量输出自身优秀的文化,吸引了非常多的中国青年,但是黑暗的一面是,他的一些坏文化也被追奉为优秀文化,潜移默化间造成的损害难以估计。我们要有清晰的头脑去分辨,我们这位上进又保守的邻居。

爱你如梦中的温婉女子

Sep 2017 19

总是在没有一人的地方才能静下来叩问自身,我到底怎么了?这种叩问对我而言是常态,我在没有人的时候最爱思考这个问题。或许是由于突然没有声音充斥耳边,大脑急需一些动力才能正常维系下去吧。昨晚在梦中出现一个奇怪的女子,奇异的梦中这样的事情不像是偶然。 梦中,她与我在一起,在一所学校里面。我走出寝室门口,走向寝室大楼的另一个出口,出口有着一条长长的阶梯,独立的阶梯两边是不见底的深渊。这一条绵延到城市街道的阶梯很湿很滑,我走在上面不敢张望,害怕得不敢走下去。但是上课铃声不断催促我要去上课了,我忍着头皮终于小心翼翼走到底了。但是我发现我依然没有找到你,我又不得不返回来找你。寝室出口处,站着我们曾经共同遇到两个善良的人,她们呼喊我回头来。我又沿着陡峭的阶梯攀援上去找你,可是我发现这路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前面的一个男人,失足掉了下去,当我将头伸过悬崖看他的状况的时候,他已经被一位穿橘红色消防队员用一张白布遮掩起来了,惨败的白色与背后湿润漆黑的崖地显出可怕的对比色彩。我怔住了,我再也不敢在这条可怕的阶梯上行走了。我很难过,难过得自责直想哭泣。这是,看见了你。你穿着白色的衣裳,对我款款走来。笑容如此温婉,以至于我全身都感到你的温暖。你离我越来越近,这时候,我伸出我的手,你也伸出手似乎想要拉起坐在地上的我,而当我想要牵住你的手顺势站起来的时候,你的手伸了回去,我的手扑了个空,狠狠摔在地上。我笑了一声,喜欢你的调皮。盘腿而坐的我,眼里都是你的音容笑貌。叹叹气,吐出一口冬日的冷气。可能我就是这样喜欢着你吧,怎么也忘不了的那种。你是我见过最温婉的女子,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