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9

无所事事又慌慌-快毕业了

  • Comment : 0

大学最后一学期,没什么压力,却又时刻感受着压力无所不在。在这种矛盾中,过得十分难受。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逢姐姐打电话询问我工作和驾校的事情,我好不容易搪塞过去,心里也堵着慌。我到底在忙些什么?我心里打上个大大的问号。 我是个习惯性把压力急速放大的人,这是学习上养成的习惯,又在不知不觉中代入到了生活中去。我从小害怕失败,害怕考试考砸,所以我总是时刻保留着对考试的恐惧,恐惧促使我做基本的考前复习。在考试的恐惧中,同时也保留着一定的侥幸心理。这种谨小慎微又半放弃的矛盾让我过得比平常人纠结。我深知这是个坏习惯,它腐蚀着我的生活。明明知道不这样做就会有不好的后果,但又对此事有放任自流的潜意识。就像我现在的状况,明明毕业设计、工作、驾校的事情摆在面前,但又无法下定决心把他们一一料理完,总是拖一天是一天,得过且过。 我的时间去哪儿了? 大四下基本没课了,不用早起吃饭上课玩手机,每天八点九点起床,吃完早餐,在屏幕前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临近十一点后,午饭。午饭过后,又是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再然后又是一个、甚至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三点过后才做一点事情,要么看会书,要么继续对着电脑屏幕。两个小时后,五点左右,又进行晚餐。晚餐后就是六点,又是长达五小时的屏幕静坐时间,十一点后上床,摸着手机的温热进入梦乡。我的重启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左右,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 什么鬼嘛?一天二十四小时,睡觉十一个小时,正经工作学习才3个小时。我在无意义的浪费着我的生命,残忍的是,我明明是有所自知。 还是改变些什么吧,不要让自己后悔了。 虽然在此间少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还是有的吧。我是不是该向他们看齐呢? 每天要有计划,虽然生命的意义还找寻不到,生命的建构和批判都还不足以支撑起我的拷问。我还是做些世俗的事吧。我还是暂时屈从一下世间吧,这个世间是亲人,是同学,是老师。 先罗列个计划吧,现在是2019.4.14,毕业答辩大概是在六月份初。 我要完成的事情有: 完成毕业设计 考取驾照 坚持健身 完成工作签约 读五十本书,并编辑自己大学四年的手稿,汇集成册 通过大学日语四级考试 大概就是以上的事情吧。详细的时间安排,早上早起,七点起床。12点睡觉,午休30分钟。腾出一天大部分的无效时间。每天进行一定时间的毕业设计工作,隔两天去一次健身房,健身房的时间安排在下午3点到6点。晚上的时间特别宝贵,需要进行日语学习和读书。日语学习呢?需要在图书馆借阅练习册,要看的书也找一个书单进行借阅,范围在中外名著就好。时间得抓紧,毕业设计安排在早上比较好。而且需要推迟晚餐的用餐时间,自己煮青菜和面条比较合理,坚决不要在下午五点钟吃完饭。

照无眠,回首难

  • Comment : 0

写下这篇文章,无疑是对我锥心记忆的又一次回溯。 对于我而言,失去父亲是我今后人生的最大遗憾。我蒙受了太多父亲的恩,在我还未来得及回报的时候,就永远失去了机会。父亲在正月十五元宵节早晨7:38分离世,他最后的模样我仍历历在目。在每一个想起的夜晚,都难以入眠。 父亲离世,是命运开的最荒唐的玩笑。世人常笃信,好人有好报。但父亲这位老好人却没能享受上帝的恩泽。他平凡的一生极少跟别人红脸,对于母亲虽然常常有抱怨但始终与母亲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至死如此。他获得了所有人的嗟叹,也带走了母亲的所有坚强。关于父亲的病,我也不想再继续絮叨什么,毕竟人已经离开说再多也是枉然,只希望父亲能够在另一方天地得以享受到恩泽,获得多一点解脱。 在父亲的葬礼结束的时候,大家都陆续离开。我骑着电动摩托一个人沿着蜿蜒的村间公路回家。当走在山崖边的时候,一只鹰远远盘旋继而在我头顶上空掠过,我停车驻足半晌,我一直坚信那只不同寻常的鹰背上载着父亲的灵魂,他是在向他最疼爱的儿子致以最后的告别。心情沉重难以附加。 清明回家,随着长辈沿着老路拜祭祖先,到了父亲的位置时,只见母亲早早等候在那儿,良久。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思念,只得呆呆站立会儿,早早逃开。同行的人,拜祭父亲时,一句“去年你还在给别人扫墓,今年就换着我们来给你扫墓了呀” 我快速思索去年的记忆,却没有丝毫线索。去年,还在上海呀,外婆也是那时候去的。继而想到母亲,竟在一年内丧失了亲生母亲和丈夫。她剩下的只有我们了。 母亲还思念着父亲。她删掉了很多的跟父亲的照片,扔掉了很多父亲的东西。她只是刻意想把父亲的影子放逐出她的生活,但父亲残余的影响却急速放大,给与她很多很多的烦躁与伤感。她还是不忍看父亲的照片,一看就觉得浑身无力酸软。父亲的离开确实带走了她所有的坚强。没有了丈夫的她,感觉在父亲兄弟间难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也觉得父亲的母亲的眼神变得难以捉摸。她对自己的身份开始有了怀疑。她对我们的日子,总是多少丧失了些希望。 关于生命,关于生活,我充满了迷惑。要是有一天世界的终极奥义被揭开,人类这弱小的生命只是来源于高级生命体的一次玩笑,毫无意义可言的话,那我们如此拼命生存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的生死是一次生往死的旅程,那么死往生的旅程和前者是否存在什么相似的本源吗?我们应该为了什么付出这仅有的力量,这还温热的血液?我们除了死亡什么都得不到了吗? 答案未可知,路还得继续走。若是有一天我面对世界时丧失了勇气,可能我会选择逃脱吧,毕竟我只是个弱小的、原始的、匍匐在大地上的爬行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