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窝小站

Location: Home > 希望-这篇散文

希望-这篇散文

Jul 2018 04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魂灵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这以前,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血与铁,火焰与毒,恢复和报仇。而忽而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

然而就是如此,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了?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星,月光,僵坠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详之言,杜鹃的啼血,笑得渺茫,爱的翔舞…….虽然是悲凉飘渺的青春罢,然而究竟是青春。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难道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世上的青年也多衰老了吗?我只得由我来肉搏着空虚中的暗夜了。 

这段出自鲁迅笔下的散文,着实让我惊讶了一番。使我想起了,《情人》开头那一段雾里看花的片段。我似乎离这位文学大家太过遥远了。提起鲁迅,就是初高中长篇累牍的文章,《社戏》《药》《祥林嫂》《幸福》…..这些文章虽然很好,但由于教育的抠细节变得没那么有趣了。久而久之,便成了”鲁迅=无趣”,这是教育的失败的地方,也是素质教育的为难之处。给少了怕不够,给多了又嫌多。也许鲁迅这样的人,都有个通病—就是一直活在课本里。我们只看到了他的大无畏,深刻揭露“XXXX的黑暗”,大力批判了“XXXX”而一直都没有向公众去宣传这位文人的其它面,比如他的“爱情”—爱情是人间的东西,自然用它来解释凡人是最好不过的了。鲁迅的爱情,自然也可以让我们看到真实的,肉骨凡胎的鲁迅。追求爱情,自然不选择屈就。鲁迅的第一任夫人是包办婚姻的结果,鲁迅选择抗拒,始终不曾妥协。直至四十多岁,仍是个事实上的单身汉。他不修边幅,又博学多才,在师范大学教书期间,被学生许广平爱上,后来终于结合,成就“民国第一师生恋”。他竟然写过情书,这是我不曾想到的事情。鲁迅先生是个最真实的人。

--CopyRights: http://isme.tk/?p=1188

Leave a Reply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