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上研究生的必要之考

是否有上研究生的必要之考

  • By :
  • Category : 首页
  • Comment : 0

大二结束后远赴上海时就告诫自己,大三一年请尽快决定是否要考研究生。当时想,长长一年,此等小事难道还想不清楚吗?然而我真的错了,这样的小事,我还真的没有想清楚。心理学上常常有考究一项行为其心理形成的惯例,我的行为恐怕已经说明了内心的挣扎与反抗。我应该是不想考研究生的。

时至今日,自上月13日放假乘车归家,到今8月13日,正一月时间。我思索之前之点点滴滴,才终于在理性上得到这项问题之答案–我内心真的不想考研。现在就开始剖析我的内心历程:

1.刚到上海,到处都是新的事物,好奇从一开始就饱满了我的生活,我给自己定目标。尝试去熟悉周围的事物,一个人走不同的地方去看看。顺便办了张健身卡,尝试开始健壮自己的身体。在闲暇时候到图书馆读读小说看看诗歌散文,有时在寝室晚上写写几个歪歪扭扭的舒体字,曾经坚持背过几篇新概念,有时跑跑步锻炼锻炼身体。总之丝毫提不上破釜沉舟考研上名校的勇气,虽说看着室友早早开始考研之路,但我的心从不屑一顾到慢慢熟视无睹。我在反感考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在上海,我见过很多优秀的strangers,他们都很优秀。大三上,大三下我都选过几门公共选修课,大三上曾发着疯想去德语课看看,开始以为是门公共选修课,去了才知道是德语系的专业课….吓得我落荒而逃。我印象很深的课有:景观规划设计系的“创新设计”,文化教育中心的“日本文化研究”与“宋元文化研究”。其中创新设计给我留下的印象尤为深刻。与我一同上课的都是大一大二的学生,独独我一个大三学生。大部分都是跟设计有关专业的学生,独独我一个机械设计专业的学生,在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联系上,独有“设计”二字是有共通之处的。那是我对所谓“素质教育”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单是学生上台的淡然与谈吐,就让我煞是佩服。大概是沿海地区生源占大多数的缘故,教育资源发达地区的缘故,学生的综合气质就大大的压上我一头。当然以我为标杆是极其不理智的行为。但给我印象确实是极其深刻的,我好歹作为学生,尤其是身为大学生阶段的我,看了不少的当台演讲。他们的表现说得上优秀,在沿海的一所211院校培养四年的综合素质还是值得佩服的。这只是一个较为集中的例子,我侥幸认识几个同学,她们其实也可以被我拿来举例。她们很优秀,很有自己的卖点。口齿清晰,思维敏捷啦,温婉娴静啦,活泼可爱啦,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性格标签,虽说给别人贴label很不好,但不可否认这是最快让别人留下印象的方式。我明白这些差距,这些绝望的差距,我明白我的性格中总是差着点什么,一种莫名其妙的空洞感时刻笼罩着我。灵魂与身体不协调感充斥着我的每一个细胞。

3.曾经我想的是,既然别人已经走在了你的前面,那你更应该奋起直追。只要我够努力,差距总是会渐渐减小的。别人大学四年过得充实优秀,那我定要在这条学术道路上超过他们,我要考研究生,我要当硕士。这是我的想法,浅浅的烙印在我的身体里。但是,伴随着这种思想的是我时时刻刻的无力感与空洞感。这一年,我缺乏足够的刺激建立我难以为继的自信。我在挫折中渐渐变得油腻,变得腻腻歪歪,变得随圆便弯。变得连我都快不认识我了。

4.由于缺乏复杂的社会关系,缺乏够量的社会经验,我变得迷茫浅薄。都说读书便是深厚思想的最佳方式,但我貌似走偏了,太往思想上靠影响了我的深邃。看充满浪漫优雅的《傲慢与偏见》,加深了我对理想伴侣的向往,到了一种此生不渝的地步,看《一百个人的十年》让我对历史充满了玄思,思想里填满了对人之与时间之渺小,人之与世界之不毛,看花间宋词,对小女子的缠绵悱恻充满细腻的愁肠相思。现在回溯看来,哪有一点点的入世之道? 我厌倦微博上总是充斥明星花边新闻与莫名欢乐的段子之流,除了博人一笑,再无深意。我鉴于正确信息获取不易,诱惑信息满天狂舞,就在信息与我之间筑上了万里高墙,千里嶂峦。我缺乏入世之心,缺乏入世之道。这是我的生活,不止于大三一年的大学生活。

5.回想起已过去的大学时光,大一隐居在黄岭坡(非卧龙坡),长长一年,过着修身养性的生活,缺乏对外界的认知,外界也根本无意刺激这样的我。知识信息的传递是全双工的,必须有接受的信号,才能收集到信息。而我把修炼入世之道的时间推延到了大二。 或许大一结束是一个转折点,那是顺着室友的一点可怜信息,怀揣一点好奇,去山区支教一次,短短一月,却使我多了一点心智。第一次接触到一千公里外的人,这要是放在原始社会将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迁徙成就!然而可惜的是,这放在现代社会,是一件极其稀疏平常的事,甚至这是件需要放在生存线下的事情,可见当时我的阅历匮乏到何种地步。由于是千里之外的信息获取和人际交往,我对于这个世界之大发出由衷的赞叹,心中安于一隅的夜郎小国终于走上了改革开放打开国门的路线,我开始尝试去了解新的世界。 带着这种愿望,我正式从黄岭坡走出来,校区也搬到了自贡市区,但是自贡市区相比世界来说真的太小了,二十多公里的迁徙就是个P能传播的最大距离。学生会相比于真正的组织也相距甚远,我还是在这个小圈子里活着,夜郎小国改革失败。虽然改革失败,但总是有先驱者努力成功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我知道了学校交流生的事情,默默准备,多次恳求,终于拿到了去上海交流学习的机会。终于,如同亚历山大东征执意要到海边游泳一般,我心中的夜郎小国终于有了望洋兴叹的机会。 终于无限向往,无限憧憬地来到了上海,终于一睹大城市的风采。终于第一次看到了碧海金沙,但也抹灭了我的向往,我的憧憬。陌生的学校与环境,无法融入的班级都成了一些带有悲壮苍凉的遗憾,我终于再次收敛了我的夜郎小国,开始了闭关锁国的道路。走上了地大物博,万国来朝的向内寻求发展的道路,学书健身,读书品茶,音律修身,样样涉猎,然而样样不精。这一年充满了孤独感,充满了壮士远赴疆场,马革裹尸的苍凉。我告诉自己坚强,熬过去就好了,这不失为一个磨炼心境的好机会。终于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带着一千公里外的遗憾回到了一千公里外的老地方。回来之后才发觉,此去经年,良辰美酒并不是虚设,只是没有品出个味儿来。在稍微好一点的学校过一年,再回到稍差一点的学校生活,会发现之间的差距真的被急速放大开来。充满洪水猛兽般的碰撞与激荡。这时候,我告诉自己,若是想要去更好的地方,考研是个很好的方法,可能是现在的我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了,我就这样对自己说了,我觉得我明白这个道理后会发了疯般去学习,但是我错了,我可能真的太低估了人的适应性。斯坦福实验中,人在短短一两周的时间里,扮演囚犯的人就适应了扮演狱卒的人的侮辱与压迫。奴隶在被压迫的过程中心生反抗何其艰难,历朝历代,直至陈胜吴广才揭竿而起,秦朝之前的受压迫的人,奴隶社会的人呢?他们学会起义了吗?不,他们轻易的学会了顺从。适应性这种东西真是可怕,鸡汤书里因一点小事而奋起的故事真的太缺乏说服力了,人只要在经受巨大冲击的时候才会思变,这也是毛泽东枪杆子出政权的印证。革新博学如国父孙文都放弃了和平建国的念想,只有沉重的打击才能爆发出反抗精神,小打小闹是不可能使人脱胎换骨的,就如同小恩小惠不可能使人真心信服一般。这里谈的太远了,总之,我在此刻终于明白了,我其实并不是缺乏学习的能力,只是缺乏学习的热情。这种热情若是没有真实持久的inpulse支持是大大的不行的。畅想大学三年,都过得太单纯,太缺乏实际经验了。对于现在的我,这种缺乏实际经验是致命的,这可能会导致我埋头拉车,最后偏离路线摔入阴沟。或许我似乎应该先进入工作岗位才好,这一年我似乎应该先经受经受社会历练才好。

6.时间不饶人,我好似没有太多可以仰仗的资本。父亲身体欠佳,全靠父亲支撑的家摇摇欲坠。出生最晚的我,还未能真正独立,父母年纪皆过半百,加上疾病缠身。应付局面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我的独立,分担一些经济压力。在这个最需要我的时刻,我需要站出来。至于想进行深造,推迟一两年,也不是坏事。总好过莫名其妙的努力最后翻船好吧?国外的gap year大概就是为了这个才创造出来的吧。虽说要找工作历练,这陪考的几个月真的希望能够多多汲取些知识,至少要把六级刷过,日语也要学起来,身体也要健壮起来。生活真的需要方向,时间也真的需要运营,人生真的需要自己操控,随波逐流真的是项大忌。

ism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