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窝小站

Location: Home > 乔任梁:好男儿 坏男孩

乔任梁:好男儿 坏男孩

May 2012 01

一言不合转身就走、为帮朋友不惜违纪,倔强的烟熏妆以及标志性的飞机头……2007年度“加油,好男儿”中,性子火爆的乔任梁就这样脱颖而出,引爆收视狂 潮。青涩、莽撞、冲动,人们想,以那样的性格,很快会被演艺圈的洪流淹没吧?然而时光流转,今天的他依然习惯赤诚相见,直接到见到喜欢的女生不说“我喜欢 你”而问“我可以亲你吗?”今天的他虽然去北京做了“伏帝魔”(在“帝都”北京潜伏的“魔都”上海人),但依然青春张扬,肆意行走于自己的舞台之上。
这是一个各种选秀节目铺天盖地的时代,“平民偶像”的梦想有如街边路灯,看似璨若繁星、看似触手可得,然而伸手未必够得着,也许还会熄灭。我们的电视 节目却以这个总也吃不到的胡萝卜引诱着大众,并且一次次地发起感官冲击的快食文化套餐。乔任梁正是这些选秀节目中崭露的繁星一点,选秀之后,漫山遍野都是 被遗忘的脸孔,人们曾以为他也不过又是几日的谈资、生活中停留的短暂记忆。
然而,从2007年的写真集《Klash-IMI》到2009年的图文书《私生活》;从首张个人EP《今天开始》到首张个人专辑《钻石》;从最初电影 《夜店》的成功跨界,到现在的电影《戒烟不戒酒》《查无此人》《与时尚同居》……再到电视剧《春光灿烂猪九妹》《倾世王妃》……他固执地做音乐、固执地爱 摇滚,却也把触角伸向更远的地方,任何的机会对于他而言,都是一次值得的尝试。这个“北漂”的上海男生的演艺之路不失为一种奋斗,在选秀出身的压力与质疑 中,不断抗争。怀疑也好、漠视也罢,浪潮之后,乔任梁仍是沙滩上一粒固执的鹅卵石。
而他,究竟和他们,有什么不同?

蘑菇头与飞机头

采访当天,乔任梁出人意料地头顶一个蘑菇头来到拍摄现场,工作人员有些不知所措,而他却对自己的新发型很有信心。拍摄时尊重乔任梁的意见,给他拍了一组蘑菇头的照片,但结果怎么看都觉得别扭,于是又还是弄成了飞机头。
我们问他如果有机会自己给自己设计一个角色,会如何设想?乔任梁却似乎早有准备:“我要创造一个典型的双子座AB型男孩,白天顶着一个很丑的蘑菇头,性格或许有些唯唯诺诺,看上去感觉像个文弱书生,但到了晚上,香菇头就立刻变成飞机头,一个飞机头的摇滚青年!”
这或许就是乔任梁骨子里的两面。当年人们津津乐道于他的叛逆不羁,摇滚情怀,却对真实的那个男孩儿视而不见。蘑菇头无意中暴露了乔任梁温驯老实、可爱 搞怪的一面。当谈到在最近客串的电视剧《倾世王妃》中挑战骑马时,乔任梁透露了他的驯马小秘诀:“我能骑马,但我并不会骑马。可就像学开车一样,开之前总 要–对车熟悉—下吧,其实骑马也是一样的。在剧组时,我会先和我的马交流一下。”和马交流点什么呢?“是什么血型啦,什么星座啊,演戏多久了,有什么爱 好……”他的回答令人忍俊不禁。
生活中的乔任梁就是一个蘑菇头,也会常常宅在家里,点上一炷印度熏香,做做瑜伽;早上起床也会爬不起来,给自己定上5个甚至10个闹钟;爱穿格子衬衫 牛仔裤,包里总装着MP3和PSP;看温情的家庭喜剧《阳光小美女》时,他也会笑到抽筋、哭到不行。这时候的他,带着一点柔软、一丝谦逊,小心翼翼地浪漫 着。乔任梁说起之前有一次女友生日,他竟然穿着小浣熊的连体衣,戴着大头套,套着长筒袜,背后还拖着个尾巴,就那样一路捧着个蛋糕去给女友庆生,“大马路 上,回头率就不用说了”,至于那个女孩呢?“直接哭啊!”
可蘑菇头终将会变成飞机头。飞机头的乔任梁,直接而率性,清楚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便一路狂奔不回头。聊起《倾世王妃》中的古装造型,尽管不知道大 家喜不喜欢,但是乔任梁坦言自己“皮厚”,“对新事物我总是好奇,我这CA,胆子比较大,喜欢尝试,属于‘没心没肺的自恋狂’。”或许正因如此,乔任梁最 欣赏的表白方式只有两个字:直接。遇见让你怦然心动的女孩,鼓起勇气对她说“我喜欢你”不算什么,问她“我现在可以亲你吗”才算直接!
摇滚青年乔任梁,或许他更愿意人们这么称呼他。摇滚的精神刻在他的骨头里,尖锐、彻底、反叛、肆意、果敢、大方。说起音乐来,他就会无止无休这般疯狂,戏里说“不疯魔不成活”,也许正是他的音乐,使他成为这样的一个男孩,带着点邪气,带着点不羁。
属于舞台的人

在乔任梁踏入演艺圈之前,他并不是个优秀的学生,甚至谈不上勤勉安分。在那个炎热潮湿的青春期里,他与诸多年轻人并无二致,常望着午后窗外刺眼夺目的阳光而感到迷惘,野茫茫一片世界,他在哪儿?直到他发现,自己只属于舞台。
看过舞台上的他,或许就会明白。演唱会上的乔任梁,永远不知累,满场奔跑,汗水飞扬,一片赤诚。2008年乔任梁在北京举行首场“我爱摇滚”不插电摇 滚音乐Liveshow演唱会,散场后,上千粉丝仍不愿离开。只有在舞台上,他才会感到彻底的自由和由衷的快乐,好像唯有在那里,他才之所以成为他自己。 这是他的梦想,也是他的本能与生活态度。
可尽管摇滚是乔任梁的标志,现实却总是残酷。他的灵魂像要歌唱,他的身体想要舞动,但这一行毕竟是周期性的,现在,唱片业并不景气,更多时候,他无可 选择,乔任梁颇为无奈:“唱片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因而,他也逐渐开始在影视界拓展,起初,只不过是公司对他的安排,可逐渐,他发现,自己开始接触到越 来越多的有魅力的工作,而他对舞台的定义也越来越宽泛。唱歌或演戏只是不同的表达方式,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用不同的渠道去展示自己的魅力、传递自己的想 法。
乔任梁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演戏的情景,那是在电影《夜店》中的“小钢牙”:“这个戏的特点是零外景,所有的戏都在仓库里搭的一个超市。一群人窝在仓库 里,我、徐峥、李小璐、焦恩俊,我们就在这个仓库关了一个多月,聊天、真心话大冒险、桌游,每天能玩的都玩遍了,就偷超市的粉丝吃……”谈到剧组的生活, 乔任梁的脸上也闪现出了我们熟悉的光彩。用心去做,便会收获命运的奖赏,乔任梁凭借在这部处女作中的出色表现成功入围上海电影节传媒大奖最佳新人奖,其演 唱的电影主题曲也毫无意外地入围了传媒大奖。
随着事业的开拓,大学没有念完的乔任梁,如今却如饥似渴地学习:“现在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三五年之内要把英文学好!越来越看清自己,需要不断自我补 充。以前打死我也不会看书的,现在,即便没有时间,我也要把书塞进MP3,就算是听书也要学习。突然就有了冲动,欲望很强烈。”事实上,学习或者各种尝 试,都缘自他对舞台的重新理解与定义:舞台到底有多大,取决于你到底能够走多远;有能力有恒心的人,走到哪里,脚下都是舞台。可他的身体里好像就是有那么一种本能、一股子冲劲,牵着他一步步向前。曾经的那个总是坏笑的男孩儿,正在长大。

乔任梁天马行空快问快答 `

Q:每天闹铃响,到你起床需要多久?
A:(笑)通常我会定5到10个闹钟,比如9点23分,9点28分…-但有时候一个闹铃就起来了,有时候全响了也爬不起来……

Q:从起床到出门会花多久?
A:20分钟,我有强迫症,晚上再晚也会把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包里放的东西准备好,这样就为了可以多睡会儿。
Q:在家里的时候都做些什么?
A:说了你不信我通常会给自己点上印度熏香,做个瑜伽。然后家里有养鱼、养花,也养狗。

Q:想过自己几岁结婚吗?
A:没有,感觉是随时的事情。

Q:想过要怎么求婚吗?
A:我肯定会选一个特别的地方,比如新西兰的尼尔森,那里是拍《指环王》的地方,能帮你定做魔戒。又是海边的城市,又有老爷车,是求婚很好的地方。我还有很多其他方案呢!(笑)

--CopyRights: http://isme.tk/?p=518

Leave a Reply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