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无眠,回首难

写下这篇文章,无疑是对我锥心记忆的又一次回溯。 对于我而言,失去父亲是我今后人生的最大遗憾。我蒙受了太多父亲的恩,在我还未来得及回报的时候,就永远失去了机会。父亲在正月十五元宵节早晨7:38分离世,他最后的模样我仍历历在目。在每一个想起的夜晚,都难以入眠。 父亲离世,是命运开的最荒唐的玩笑。世人常笃信,好人有好报。但父亲这位老好人却没能享受上帝的恩泽。他平凡的一生极少...

read more..

阴晴圆缺

山影隐匿了月华野风从祠堂穿过山中凹洼处亮起一盏明灯人群从四方汇聚带着焚香与零星记忆无限敬仰与深情半百的荣辱风华多大的心也盛放不下2019.2.19  人有悲欢

read more..

2019年开始

写了很多,没有保存。只好再次写一些。 主题还是父亲。 时间逐渐凝固在旋转的磨盘上,白嫩的豆腐闪着珍珠的光。 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肿瘤带来的并发症比想象来得更快。肺部感染,呼吸衰竭。这些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曾听过的词语在我脑海里打转。真的是太快了,自上次元旦回家,不过二十余天。元旦回家自九月份离家不过四个月时间,原本还能独自遛弯的父亲,已经只能由人搀扶,原本还能活动的左脚左手,都...

read more..

写在2018年年末

今年可能是我家最难过的一年,也是父亲最艰难的一年。 离开家上大学,把空空荡荡的屋子和满屋子的寂寞留给了两位老人,父亲做散工就足以满足家庭开销,父亲喜欢上了钓鱼,母亲整理家务,每天按时按点上街买菜遛弯。他俩的外孙在他们身边长大,母亲有时也帮着大姐照料小孩,生活似乎很平静。转眼,这是大学第四年,他们的最小的儿子也将自食其力,不在需要他们的庇护了。然而,一切都在七月份里往坏的方向转...

read more..

农妇们的自媒体生意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最鲜明的改变就是互联网信息时代的来临。在零几年开始智能手机的普及给了每一个普通人面对镜头的机会,也让所有人都拥有向别人施加影响的机会。 根据对别人施加影响力的多寡,带来了不同的流量。有的人有自己的特殊技能,他们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关注所带来的流量成为了他们获取财富的源头。而刚刚新闻中所提及的故事更是极端,一群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通过学习写自媒体文章,成为...

read more..

关于研究生思考

大二结束后远赴上海时就告诫自己,大三一年请尽快决定是否要考研究生。当时想,长长一年,此等小事难道还想不清楚吗?然而我真的错了,这样的小事,我还真的没有想清楚。心理学上常常有考究一项行为其心理形成的惯例,我的行为恐怕已经说明了内心的挣扎与反抗。我应该是不想考研究生的。 时至今日,自上月13日放假乘车归家,到今8月13日,正一月时间。我思索之前之点点滴滴,才终于在理性上得到这项问题之...

read more..

希望-这篇散文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魂灵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这以前,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血与铁,火焰与毒,恢复和报仇。而忽而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

read more..

在我停笔的那些时间

真的无法写东西了,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反复纠缠。我没有能力理清它们,就这样让它们随时间慢慢膨胀,直至爆炸。或许,这些情感的起源是有迹可循的,只是–我选择了逃避而已。逃避一个最不真实的自己。

read more..

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

最近看了两部电视剧,一部是张国立的《我这一辈子》,一部是何冰的《四合院情缘》,看了两部书,一部是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一部是余华的《兄弟》,爱上了两首歌,一首是艾德希兰的《perfect》,一首是能登麻美子的《夕颜》。在家忙活着跟着网课学日语,忙活着做些家务打扫打扫清洁。逛了一次超市,绕了两次小城。 从小我就被要求在学校劳动,小时候老师告诉我,这是为了培养艰苦奋斗之精神,为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