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静谧雨水

我叫黑桐干也。 我不知道我是谁,更不知道我爱谁。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两仪式。 我才知道生命是如此绚烂,是可以带上指尖温柔的触感的。 那个飘雪的夜晚,寒冷的气息弥漫在周围。 我背着包, 攀上徐徐缓缓地坡道。 周围是一层不变的黑白加昏黄的风景。 突然,在昏黄的路灯下,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是谁?在这样寒冷的夜晚。 和服?很少见。一般人是不会穿着和服满街跑的吧? 顿时,心里生出些奇妙...

read more..

咖喱这种食物

在海贼王133集中,草帽一伙在大雾天气,误入海军军舰群。好色厨子山治,帮助了见习厨师塔吉做出了一道牛肉咖喱。咖喱的味道极好,赢得了海军中将的一致褒奖。那么,问题来了,这里在漫画中较为详细描述的咖喱做法是真的吗?咖喱这种食物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国人的餐桌上好像没有这种食物吧? 1. 咖喱的起源 咖喱的起源地是印度,民间传说是佛祖释迦牟尼所创。是用来压盖羊肉的膻味,用以帮助不吃猪肉和牛肉...

read more..

《和珅-满清重臣》

人应该以什么姿态活在这世上?没几个人能够说得清楚。为什么?因为没有人能掌握世界,洞悉世界的因果,只得一步一步探索。有的人圆滑,有人刚正。 不能说圆滑的人错,当然也不能说刚正的人傻。和珅,就是这样的典型。勤奋,机敏,曾经挂满棱角,后来圆滑内敛。 和珅三岁丧母,九岁丧父,家境艰难,在年轻的继母身边与弟弟相互扶持过活。人才俊秀,聪明好学,颇有才气,但人才虽好,但由于家境衰弱,亦尝尽...

read more..

过半而伤

       现在的我,有时陷入一种突如其来的失落。一种难以言表的失落情感。人们都说,这个世界真的很残酷,我真的信了。因为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有的人,生来高等。他们需要付出的努力,是同龄人的几分之一,百分之一也说不定。但是他们取得的成就却是别人企及的高度。或许人真的生而不等,就如叛逆的鲁鲁修里君临世界的帝王所言。如果人真的平等,那世界才是真正可悲的,因为只...

read more..

《黄金时代》

没有看过王小波文字的人,可以去看看这种超级另类的文字。 打开《黄金时代》前,畅想文艺小清新的小遐想。 后,竟发现,这是一部比通俗小说更会使用通俗文字的小说。 满篇的“敦伟大友谊”和一些“邪门的怪事” 这个伟大友谊,让陈清扬真正成了口中的破鞋。 这些邪门的怪事也是那个背景下的故事,不能想象的荒诞。 陈清扬追随了这个使她成为真正破鞋的男人–王二。 王二反抗完军代表,不管不顾躲进深山, ...

read more..

《天人五衰》

有时候,真的很喜欢三岛由纪夫的文字。 第一次读他的文字是因为他的名气,的确很大的名气。 但是,除了名气他的确有真正打动人心的东西,文字-美丽的化蝶。 第一本读的是《春之雪》—一本关于爱与优雅的矛盾记录。 我无法详细说出他们的爱的经过,因为我并不能好好的理解它。 但是文字本身就是有魅力的,温暖的,带着清香,又能起舞的。 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个悲剧。主人公死了,带着爱的遗憾。 没人...

read more..

近来忙的事儿

近来没事儿,就是在找事儿的过程中。 找那些事儿呢?简单的说有两类。 1.如何健身 2.如何看书 为什么要思考这两个问题呢?理由很简单。 无非是—-最近我的生活就只有这两个重点。 想健身,但是缺乏专业的知识。 想看书,但是不明白应该看什么书,以及如何读书。 要说收获什么的,还是有的。这篇文章,只是做个整理。 关于健身 健身的正确顺序是:腿.背.臂.胸.腹 健身的最佳时间:下午四点–下午六...

read more..

时间,你走开

时间果然是磨灭的神器。   不论是不如意的生活还是春风十里的畅爽。 总是跑在时间的身后,总是会被拖着走。 前两天看了几篇很有感触的文章,心想着回去一定写点东西, 作为见证,激励自己。但是,总是拖着,直到感触从峰值到达峰谷。 叫我写点出来,已经是不太可能了额。虽说如此,写写吧,总是有的。 在名牌大学读书是什么感受? 这是我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问题,回答者的心路历程。使我很受感动。 好...

read more..

记2016年的第一篇演讲

半推半就地去听演讲。 演讲前十分钟还拉了肚子。可见我对演讲的态度。 上演讲台的都不会是泛泛之辈,至少我一直这么认为,也罢,听听也不错。 开场是一如既往的尿性主持人。二话不说,一连串的称号叫你不知所云。 接着,便是明目张胆的拍须溜马,我说!主持人你能不说那些羞耻的话吗?? 上台了,近了,近了….春姑娘回来了~~~~(误>_< !) 他的确是上来了,年轻的很,看来保养不错。身材中等,...

read more..

窗外天 与云影

窗外的景色竟十分雅致, 古朴的味道,浓郁芬芳。 新生的嫩绿 黝黑的老枝 静的深叶 浮动的光影下 躁动的新绿 透光的身躯 窥得一瞥薄薄的浅影 白色带着太阳味的床单 枯叶笼罩下的深色瓦片 还看得到古老房屋下的卯榫 紧紧维系着风雨飘摇的老屋 五十年的年华 似在眼前流转 清晰可见的五指泥 汗水铺满的旧华年 湿漉漉却带着青草香的地皮 所有一切都到了尘埃里 至此 一切都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