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与台

戏子在台上,都来个浓妆艳抹,都来个粉墨登场,唱出个倾人城,倾人国。戏台古时又称做万年台,台上的戏子换了一班又一班,不变的唯有戏台而已,戏台看多了贵妃的傲人娇贵,自然生出奢华贵气来,总在点点微微之处,露出它的尊容,不谄不媚,自然高贵,如同爱着许公子的白素贞,爱着台上咿咿呀呀的青衣花旦。 当然,爱着万年戏台的也只有戏子而已,来往的客商闲人不过借着戏台的方便,瞧瞧那些戏子的表...

read more..

父亲的奢望

儿子一天天的长大了,父亲常常有自己粗糙的手去抚摸儿子的脸,儿子直咯咯咯的笑,父亲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但是,这不可能总是这样的和谐的。

read more..